存在しない妖精

=忧魇灼月=付丧神
基本淡圈状态
叶橙/晴乐/园医/狗雪/灯刀

【晴乐】惑(说今天更新就是今天更新,没咕!)


*晴乐


*有原创角色【笑面】


*基于平安时代,算是架空背景。


*全篇?对不起,咕了


*嘛,诸君新年快乐啊(估计等你们看到时候就是新年了)


——————


“这个故事,发生在人鬼共生的年代里。原本属于阴界的魑魅魍魉,潜藏在人类的恐慌中伺机而动,阳界的秩序岌岌可危。幸而世间有着一群懂得观星测位、画符念咒,还可以跨越阴阳两界,甚至支配灵体的异能者,他们正各尽所能,为了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赌上性命战斗并被世人尊称为——阴阳师。”


————


平安时代,百鬼夜行。


魑魅魍魉横行,百姓朝不保夕。唯一能对抗这些妖魅的阴阳师也成为世人尊敬的对象,甚至被视为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


当然,那些在繁华的京都生活的人们,自然比生活在其他城市村落的人们安全很多。京都有阴阳师守护,那些“妖怪”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奇谭”、“怪谈”而已。


比起讨论阴阳师又对抗了多少妖怪,他们更喜欢私下谈论贵族们的事件——特别贵族中的杰出者。比如源博雅,又比如安倍晴明。


关于安倍晴明,京都的人们有太多可以谈论的了。


贵族公子,名门之后,英俊儒雅,饱读诗书,见识广博,还有他招募奇人异士的行为,不时传出的种种怪谈。


可以说,京都中的不少人,尤其是怀春少女,都仰慕着晴明,幻想着某次的偶遇或者更多。


不过,晴明行踪不定,大部分人也只是听闻过他的名字而已,即使真正见面却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白日的平安京喧闹繁华,虽然不是什么节日,街道两旁依旧有为数不少的摊点。


时近日中,烈日高悬。


一名身着青衣的俊朗青年走到一个摊位旁,开口道:


“给我一个糖人。”


摊位后的老者抬头迅速打量了面前人一眼,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殷勤起来,开口推销道:


“您看看,需要哪种样子的?”


青年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侧头。老者这才注意到青年还牵着一个身着粉衣的漂亮少女。


不过,少女并没有像她与她同龄的孩子般那么活泼,看起来十分乖巧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无精打采的。


见少女这样子,青年脸上露出略带无奈与宠溺的笑容,转过头随手指了一个糖人。


“看起来今天玩得是有点累了啊。回去要好好休息了。”


青年松开与少女十指相扣的左手,动作娴熟地抬手在少女头上轻揉。手掌落下搭在少女肩膀时,修长的指尖有意无意地掠过少女脸颊。


少女对于青年的举动仿若未觉,只是抬起右手遮掩在嘴巴前,打了一个哈欠,有些困倦的样子。眨了眨眼,仿佛才从神游中清醒过来一般,少女伸手接过了糖人,随后就扭头看向青年。


青年脸上笑容温和,微微点头,按在少女肩膀上的手领着少女向前走去。


而那老者一直保持着恭敬弯腰的姿态直到两人远去,才直起身露出喜悦的笑容。口中低声念叨着:“看那装扮,应该是哪位贵族公子吧。这位大人可真是慷慨啊!”


走在街上的少女已经小口小口地舔舐起那个糖人。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举起糖人,递到了青年面前。青年却是轻轻摇头,没有要品尝的意思——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两人牵着手漫步街头,时间悄然流逝。待到少女手中糖人仅剩一根木签,两人已经来到一处庭院之前。


两人走近之时,大门悄无声息地敞开让两人进入,随后又悄然合拢,仿佛从未开启过一般。


踏入庭院之后,能看到少女明显活泼了许多,对着身旁的青年开口道:


“晴明,刚才为什么不吃糖人呢?是在嫌弃我吗?”


听着这比起疑问更像无理取闹的话语,晴明脸上笑容柔和,却并未说些什么,尽管他能轻易地用“礼法”那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做一个解释。这故作姿态的问题也并不是想要他解释什么,只是抹不开面子的借口罢了——


“神乐。”


晴明轻声呼唤着少女的名字,然后伸手,让少女脸庞正对着自己,随后对着那还占了些许糖渍的樱唇亲吻下去。神乐轻呼一声,却是闭上眼睛一副任由晴明施为的乖巧样子。


在少女的默许,甚至可以说是配合下,晴明轻易地将舌头探入神乐口中,肆意攫取着少女的津液。两人唇舌交缠,发出让人脸红的水声。


唇分,拉起一道细长的水线。神乐脸颊微红,却显得十分开心满足。晴明故意咂咂嘴,开口道:“我还是喜欢这样品尝糖人的味道。”


随后晴明再次低头,拿过神乐手中木签的同时,在神乐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好了,先回房间吧。”


神乐点点头,有些不舍地松开了两人一直牵着的手。刚刚转身却突然听到一声“晴明大人,欢迎回来。”脸庞一下子就红透了,匆匆跑向庭院的房间。


晴明转身,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一直保持着恭敬弯腰姿态的青年。


“晴明大人,您知道应该知道京都已经戒严了吧……”


青年等到神乐脚步声远去后才直起身,开口对着晴明这么说道。晴明皱起眉头,低声道:


“那些麻烦的家伙……笑面,封闭庭院,今天我不想见客。”


“您的意志。”


能够看到青年脸上始终不变的灿烂笑容,还有脸上手上诡异的紫黑色纹路,身上更是透露出一种阴冷的气息,彰显出其并非凡人的身份。显然,这是一位被晴明招募的“奇人异士”。


晴明在庭院回廊上行走,却是越过了书房,没有如平常般处理事务,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而晴明进入卧室后,就注意到了自己床铺上被子的隆起。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容,晴明却是不紧不慢地将自己身上繁杂的外衣脱下,只着贴身的衣物后才悠然走到床铺旁。


修长的手从被子一角钻入,晴明很快摸到了光滑的肌肤。将被子稍微往下拉,神乐的睡颜就这么展现在晴明面前。


精致的容颜,微红的脸颊。即使没有那些零碎的饰物,神乐的容颜依旧让人着迷。晴明伸手一遍遍描摹神乐的容颜,手指在眼眉与唇角掠过,晴明忍不住附身吻上神乐的额头。同时,那修长的手指顺着脖颈往下,消失在被子下。入手处没有想象的丝绸触感,而是比丝绸更加细腻的肌肤。晴明微愕,脸上玩味的笑容肆意绽放。


晴明的动作虽然轻柔,但是足以吵醒睡着的人了。只是神乐虽然脸颊微红,呼吸稍稍急促,却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不过晴明只是这样稍微摸了摸神乐的脸颊后就收手了。他站起身,似乎是要离开。而床上“熟睡”的神乐却仿佛梦呓一般发出了声音:


“晴明……”


“我已经睡着了……所以,请随意地玩、玩弄我吧……”


伴随着神乐的话语,一种无形的波纹在房间中传递回荡,仿佛有某种粉红色的光芒从神乐身上出现,在碰到晴明的身体后消失不见。


————


隔着重重墙壁,数十米外的笑面突然扭头看向晴明卧室的方向,有些嘲讽地自语着:“魅惑?真是班门弄斧呢……”


“吸食精气为生的妖怪……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