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阴阳师】晴明的解决方法


既然官方带头搞事ooc那就不能怪我ooc了

灵感来自新剧情,不完全相同

CP:晴乐
五星满雪女X四星狗子【提及】
鬼畜心眼茨X决斗?吞

从小白第二次吐槽后就是我自己写的了,原剧情真是毒瘤啊。

酒茨/茨酒不清楚我干脆不打了免得被骂

——————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安倍晴明在心中叹息,表面上还是一副淡漠冷静的样子。

在驱逐平安京恶鬼的路上遇到了酒吞茨木这两个大妖怪。酒吞问起关于鬼女红叶的事,他只是稍微迟疑就听见茨木那不经大脑的指责。

酒吞一如既往的狂傲,开口蠢才闭口本大爷,又有一个实力出众又忠心到愚蠢的属下,实在是令人不愉快又难以对付。

没两句话,酒吞突然提出要与他一决高下。这是毫无意义的,晴明和茨木难得达成了一致。

“笨蛋,问题才不是这里。”

“晴明那强大的力量,已经完全征服了本大爷……!”

“那次与晴明的决斗……每当我回忆起来,身体还记得那种疼痛……”

“毫无保留,生死交错,那种感觉是第一次……”

“那才是真正的决斗!”

酒吞童子慷慨激昂地说出了这一番话。

晴明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做,酒吞你是喝了假酒吧,你的茨木天天要和你打还不够吗,为什么找我?!

“这……这时候应该说什么比较好?”

神乐脚边的小白发出的自语被咆哮打断了。

“别开玩笑了!”

“你明明有我在身边,为什么还要跟这种男人!!我绝不允许!!”

晴明表示自己的心很累,明明是事实,听起来为什么那么奇怪呢。

以茨木的逻辑,这时候就应该约战打败晴明,然后再让挚友打败自己——他也是这么做的。

“冷静点,茨木童子。跟你决斗,会消耗晴明的体力。”

“等本大爷击败晴明之后,会配你慢慢玩的。现在你先安安静静地待着。”

“……………………”晴明觉得自己无话可说。

“搞什么啊,就你们三个玩得这么开心。也带上我吧,我可要把你们全部打败。”

好的,现在地主家的傻儿子也想来搞事情。

“情况好像越来越复杂了,怎么办……”

“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这完全是四角关系的修罗场啊!”*

听着身旁神乐担忧的声音和小白的话,晴明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

这时,晴明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与身体分离了——他还没想好怎么礼貌地回复这两个大妖怪,身体就已经往后退了一步,一把将身旁的神乐搂在怀中道:

“我不搞基谢谢。”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晴明怀中的神乐脸已经烧了起来,晴明敏锐地察觉到了神乐的羞涩,心中愉悦表面却依旧不动声色。

“晴明决斗吧!”

这是神经大条完全没听懂的茨木。

“本大爷说了,等本大爷击败晴明之后,会陪你慢慢玩的。现在你先安安静静地待着。”

这是神经十分大条似乎没听懂的酒吞。

“我可要把你们全部打败。”

这是神经同样大条可能没听懂的源博雅。

晴明已经不想再和他们交谈下去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地上浮现出精致的法阵。

凌冽的寒意令周围众人都打了一个冷战。

“雪女麻烦你了,把这三个家伙全部控制住。”

雪女身旁开始出现大片雪花飘落,彻骨的寒意将地面染上了一层薄霜。

“一个四星达摩,请全力出手。”

雪女忽然听到了晴明悄然传音叮嘱,眼前一亮更加了几分力,身上御魂泛起了诡异的紫光。

雪女出手迅速,一人两个大妖怪虽然武力出众,但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挨了一顿暴风雪。

“酒吞冰冻混乱,茨木降低治疗效果,博雅冰冻……”晴明立刻得到了雪女的效果反馈,在心中默道:“这下麻烦了……”

“挚友!我这就救你出来!”

冰雾被浓烈的妖力一扫而空,一只巨大的地狱鬼手出现,直接捏碎了冻住酒吞的冰块。然而酒吞才挣脱束缚,鬼葫芦一扬,一团妖力喷射向近在咫尺的茨木。

“挚友终于肯与我一战了吗?”

茨木挨了一下受伤不轻,双眼却放出了光芒,声音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喜悦,二话不说就是一团黑焰砸了过去。

“笨蛋!我是陷入混乱状态了!现在先控制住晴明!”

“挚友,我……”

“啪!”

雪球打断了茨木的回应。听到酒吞指令正转身的茨木身体一颤,不由自主的将手上又一团黑焰掷向酒吞。

“挚友,我也被控制了……”

抢在茨木出手前补上一击雪球的雪女飘浮在空中面无表情,在晴明夸奖她之前反馈道:

“茨木没有受影响,他是装的。”

晴明摇扇的动作一滞,轻咳一声道:“雪女可是寮里最出色的控制式神,没有外人帮助控制少说也能持续几个时辰,即使是大妖怪,被影响半个时辰也是难免的。”

“那么下次再见了,两位。”

晴明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同时不忘一把将神乐抱了起来。感受这脸旁的炙热和即使隔着几层衣物依旧清晰且加快的心跳,脸上勾起了惬意的笑容。

“晴明大人,我先回去了。对了,如果可以,请让白狼来把源博雅带走。”

雪女在一旁发出了清冷的声音。

晴明一怔,赞许地点点头,甩出一张符咒召唤出白狼,道:“源博雅就交给你照顾了。”

言毕,不待之前还在练箭的白狼反应过来,晴明就快步离去,而雪女连同同样冻着的小白在法阵中消失回到庭院。

“呀!博雅大人!”

身后传来白狼的惊叫,晴明脸上露出若狐狸得手后的狡诈微笑,同时对雪女更加满意。不愧是跟着自己最久的式神,清楚地明白自己的意思,教训了乱说话的小白还清除了那几个碍事的家伙。

感觉手臂上的温暖分量,晴明又紧了紧环在神乐纤细腰肢的手臂,在她耳边轻声道:“走,去买苹果糖。”**

“嗯……”

晴明听着神乐的低声回应,感受到身上被更加抱紧,在神乐看不到的地方再次露出了狐狸般的微笑。

END

——————

*剧情转折点。晴明有这种感觉自然是因为玩家操控移动啦

**苹果糖,这也是一个梗吧。也是晴乐的同人作。

——————

后记:

片段一: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晴明有些疑惑,不过看着靠在自己身上惬意地舔舐着苹果糖的神乐,晴明立刻将这小小的疑惑抛在脑后,开口时难掩那如图狐狸般的微笑:“神乐,苹果糖吃到脸上了。”

神乐迷惑地扭头发出疑问的声音:“什么……唔嗯嗯……”

晴明俯身,温柔地吻上神乐的红唇,堵住了她想说的话。

真甜,像苹果糖一样。晴明这么想到。

——

片段二:

“可恶的晴明……”博雅包在数床厚实的棉被中,身边还点着火炉却依旧瑟瑟发抖。

白狼不是晴明主力式神,艰难破开源博雅身上冰块花费了太久,因此原本健壮的源博雅不得不接受白狼的照顾。

“喂,白狼。”

“博雅大人有何吩咐!”

在出神的白狼被源博雅一叫,惊吓之下双耳弹起,尾巴炸毛地迅速回应道。

“这样或许也不错。”看着白狼脸上的红晕与还在轻颤的兽耳,源博雅这么想到。

——

片段三:

“可恶的阴阳师,竟然用阴谋将挚友控制住这么久……”

茨木跟在阴沉着脸的酒吞身后斥责着晴明。两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显然经历了一场大战。

“看来晴明也不过如此,他还是低估了本大爷的厉害。”

酒吞突然开口道:

“本大爷只用了小半个时辰就凭意志摆脱了混乱的控制,只有那些废物才会被区区雪妖控制住那么久……”

“呵,若不是我们都中了算计,区区阴阳师也想伤到我?真是做梦!”

看着狂气勃发一路畅饮的酒吞童子,经常与阴阳师打交道的茨木童子强忍下自己的笑意。

他不会说自己根本没受到影响。

他更不会说其实式神控制效果完全不像晴明说的那么厉害,以酒吞的实力,本来盏茶时刻,或者更少,就能摆脱那控制。

“不过看在终于与挚友痛快一战的份上,还是不要说了吧……”

茨木这么想着,毫不犹豫地接话道:“当然,挚友可是百鬼之王啊……”

——

片段四:

“大天狗大人,您的达摩。”

雪女面无表情地将两个四星达摩递给大天狗。

大天狗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伸开双臂要给雪女一个拥抱:“阿雪我太爱你了!”

谁知,大天狗才靠近就撞到一层寒冷的屏障上。

大天狗绝望地看着雪女身旁浮现出的雪花屏障,感受着身体变得僵硬连忙求饶:

“阿雪我错了!”

“你还是自己冷静一会儿吧。”

雪女的脸更显冷漠,将手中达摩放到大天狗被冰冻的双手上便扬长而去。

哀嚎悲叹的大天狗没有看到转头时雪女嘴角的浅浅笑意,仿若雪莲般高洁清冷却美得动人心魄。

TRUE END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