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扑朔迷离【晴乐/竹辉】

现代背景

主晴乐,带竹辉

关于那个“古风圈”的全是我编的,希望不要介意

ooc严重

——————

自神乐归家已有三日。神乐却一直是一副闷闷不乐、无精打采的样子。源博雅担心妹妹,只是家族企业中却又频出事端,让他忙得甚至难以归家。

事情还要从数月前说起。家族虽不算当今权贵,但也能称得上一方豪强。家族传承已久,自是有一些老一辈坚持的传统在。而在今年回归祖地举行祭礼后,源博雅却是惊觉自己的妹妹悄然消失了。家族中数百人甚至没有一人察觉到神乐的离开。

对神乐的搜寻只是进行了几天就草草结束了。毕竟对于大部分族人而言,失踪的神乐不过是一名与自己具有相同血脉的陌生人罢了。而且,搜寻也遭到家族里不少固守传统的老顽固的抨击阻挠。

当时想来没有异常,只是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此时回想起来,却仿佛在无声说明那些人分明知道些什么。没有放弃搜寻的源博雅察觉到了不对。

再之后就是如今。失踪了数月之久的神乐竟然平安回归了。据神乐所言,她失忆了。从黑暗中醒来的她只记得自己叫神乐,随后有人收留了她。在这数月中,那好心人对她十分照顾,两人十分亲近。只是前几天,那人却是突然离开了无音讯,只留下一张便签让她归家。

更为诡异的是,明明神乐与那人相处了数月,此时回想起那人却又十分模糊。姓名,相貌,甚至是性别全部忘得一干二净,仿若有一种诡异的力量掩盖了这一切。关于这人,神乐冥思苦想最后也只挤出了“温柔”二字。

事情没有一丝头绪,再加上神乐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企业中的混乱,所有的一切让本就不擅长统筹推理的源博雅十分烦躁。只是在解决神乐的问题前,至少要让她开心起来。因此,源博雅连续了好友万年竹。万年竹与辉夜姬关系亲密,辉夜姬又是神乐失忆前的好朋友,交给两人应该没有问题。源博雅这么想到。

次日。

“神乐,好久不见啦!”正神游天外的神乐,听到这似曾相识的声音后一怔,有些犹疑地开口道:“……辉夜?”

“太好了!你还记得我!”原本还有些担心的辉夜姬欢呼一声,冲上去一把抱着了神乐。还在门口的万年竹见状咂咂嘴,伸手在源博雅肩上拍了拍,安慰之情自在不言中。源博雅心情复杂,妹妹忘了自己却还记得他人,他不知道是应该喜悦神乐还有一些记忆留存,还是应该感叹自己给神乐留下的记忆太少太浅。

“辉夜姬想带神乐去我们圈子里参加活动放松一下,大家一起,可能让她好一点。”万年竹言简意赅。

万年竹所言的圈子是附近一个古风爱好者的圈子,一般活动也就是爱好者们的即兴表演。源博雅参与过几次,倒也知晓这些。只是圈子中大多是女性,让源博雅在参与之时有些不自在就是了。

觉得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源博雅同意的辉夜姬的建议。之后四人就此分开。

一路上,基本是辉夜姬在讲,而神乐在聆听着两人之间的过去。圈里能作为活动地点的有几个,而今天正好就有一次聚会。

快到聚会地点时,辉夜姬拉着神乐小跑在前面,万年竹有些无奈地快步跟在她们后面。

远远地就有问候声传来:“竹子,辉夜,今天又来嘿嘿嘿了啊?”

加上了笑声的问候带着显而易见的捉弄意味,即使是神乐也听出了问候者的不怀好意。辉夜姬的脸迅速涨红了,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不过她没有还嘴让神乐有些疑惑。

“哟,小朋友~”见辉夜姬不回应,说话者又盯上了神乐:“我看你天庭饱满,脸色红润,是个好苗子。让我来给你摸骨鉴定一下资质……”

一边说着,那人还伸手虚抓了两下,做出抚摸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神乐当即拉着辉夜姬往后缩。万年竹嘴角一抽,道:“笑面你安分点吧,会吓到新人的。”

被称为笑面的青年轻笑一声,总算说了些正事:“新人进去后可以随便看看,不要打扰到在表演的人,想试穿衣服就自己弄,大体上就这样了。”

“虽然有这两个带你,不过他们之后一般也是会加入表演的。这些基础的礼貌让我多嘴再说一遍吧。”

说着,他打开的身边的门让人过去。

经过青年身边时,神乐显得有些畏缩,生怕他突然冲过来。还是辉夜姬有些无奈地安慰了她:“刚才那是笑面,特别喜欢捉弄人,他一般都是这样,你不要在意。”

“可是这样不会显得很失礼吗?”神乐这么说着,神情有些不安与厌恶。

“不……如果是熟人的话就不会。”万年竹突然插话道:“笑面一般只是对我们这些比较熟的人开开玩笑。对待陌生人他倒是显得很绅士。但如果他以前认识你,那他的行为就很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了。”

他……认识我?神乐正想着,却已被辉夜姬拉到更衣间。

“我不用……”神乐正要拒绝,就被有些兴奋辉夜姬打断了。辉夜姬看了看周围,拿起一套古风的青色宽松衣袍递给神乐。

神乐拿着那件衣袍,显得有些茫然。最后还是在辉夜姬帮助下才穿好这一套衣服,穿戴好一旁放着的冠帽。

这是一套偏向男性的服饰。现在的神乐,看起来就像一名儒雅的书生。

“我想看看会有几个人认错你呢。”

辉夜姬这么说道。神乐虽然觉得一般人都能看出自己性别,但也不好驳了好友的兴致。

弄完了神乐的装扮后,辉夜姬就笑嘻嘻地把她推出更衣间。

神乐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周围。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还布置着不少的景物。似是三人来得太早,此时只有三名同样一袭古风装扮的爱好者在一起谈笑。

神乐正要走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没走两步却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周围顿时黑暗下来。神乐此时才发现,这里的窗帘都是深色,拉得紧紧的,外面一点光也透不进来。

眼角似有光芒亮起。神乐去看时那微光却是已经消失。只是在黑暗再次笼罩那片区域之前,仿佛有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孔一闪而过,吓得神乐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有人这么问道,声音温和,让紧张的神乐放松下来。同时说话那人也循着神乐的惊叫声向她走来。

正当神乐松了一口气之时,却窥见荧光再次闪过,一股阴寒得仿佛要让人全身血液都冻结的气息吹打在神乐的后颈上。

那狰狞如厉鬼的面容悄然从黑暗中出现,从侧面一下子出现在了神乐的视线中,在荧光映照下更显骇人!

“啊!”

这在黑暗中出现的“厉鬼”,勾起了神乐那深埋记忆中的恐惧。神乐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惊叫,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下子窜了出去,一头撞在了走来的一人胸口。

神乐感觉自己一头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发出一声闷哼,但还是立刻伸手将神乐搂在怀中,关切地询问道:“怎么了?没事吧?”

“我,我没事……”似曾相识的怀抱,还有那温和的声音与淡淡的气味,让神乐一下子宁静下来,同时脸上也微微发红。

“你呀。”那人轻叹一声,却是将神乐更搂紧几分。

“啪”的一声。有人把灯又打开了。神乐这才敢从那人怀中怯怯地探出头看向周围。只是周围完全正常,仿佛之前的黑暗只是偶然,神乐看到的那厉鬼也只是幻觉。

不过这“正常”并没有让神乐安心,恰恰相反,她更害怕了。下意识地,神乐缩起身子,一下子将头埋在那人胸口再也不抬起来,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

这一切做的无比熟练自然,似乎记忆中也发生过类似的恐怖事情。而在那时,总有一人将她拥入怀中保护着她。

“不怕不怕。这只是那个家伙的恶作剧而已。”

温和的声音响起,抚平神乐的情绪。神乐感觉有一只手在背上轻拍,带着令人心安的温度。在那人的安慰下,渐渐平静下来,才敢稍稍松开紧紧抱着那人腰间的双手。

抬头,那人眉目如画,如同谪仙;眼影殷红,更增添几分魅惑。银白长发自高帽垂下,随意披散在肩头,不显凌乱,反而有一种潇洒放纵的美感。那双眸此时蕴满担忧与温柔,深邃得仿佛要将人的灵魂都一起吸进去似的。

神乐一下子看得呆住了,直到那人轻咳才反应过来,自己直直地盯着人家看了许久。脸上浮现出一抹晕红,神乐有些不自然地扭开了视线,将自己还环绕在那人腰间的手收回。

“我是晴明。”

那人声音温和,脸上带着亲近的微笑,让神乐脸上更红了,好半天才低声挤出“神乐”二字。

“是叫神乐吗?”晴明点点头,安慰道:“不用害怕,刚才那个不是妖怪,只是一个家伙的恶作剧。”

“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大家以前基本都被吓到过呢。没关系的。”

晴明真是温柔呢,不过她似乎没有看出来我害羞的原因呢。神乐松了一口气,内心不知为何有小小的失望。

她看着晴明身着一套装饰繁多的淡蓝色衣服,有些羡慕地开口道:“姐姐,你穿得真好看。”

“噗嗤。”

压抑的笑声从一旁传来。神乐去看时,却是一名与自己相当的娇小少女正抱着另一名女子,将脸埋在她胸口,肩膀还在一颤一颤的。

那被抱住的女子面无表情,见神乐注视过来,就朝着她微微点头道:“我是雪女。这是吸血姬。”

有些茫然地扭头,神乐发现晴明的笑容愈发温和。晴明笑眯眯地蹲下身,与神乐平齐,伸手将神乐身上的长袍整理好。见神乐满脸通红地扭过头,晴明手指微曲在神乐鼻子上轻轻划过,道:“你也是个男子汉了,怎么这么害羞。”

神乐一怔,才反应过来晴明真的认错了自己的性别。正要开口解释,神乐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没有反驳。

看着神乐微妙的表情,晴明眼中一抹诡异一闪而过。他一把抱住神乐,用脸在神乐脸上蹭了蹭,发出一声感叹:“还真是可爱呢~”

晴明的“突然袭击”让神乐猝不及防。不过不知为何,神乐对于这样的亲近没有任何抗拒之心。她眼睛微闭,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让晴明抱着她,感受着晴明怀抱的温暖。



这时,辉夜姬和万年竹也走出来了。辉夜姬身着华服,头上还佩戴着闪亮的装饰物,看上去就如同下凡的仙女一般。万年竹则是一身碧绿白底长袍,只是露出大半个上身,同时胸口与长袍上都有竹子纹路。

“竹子,你们还是继续上次的剧本吗?”

青年再次出现,在一旁询问道。

万年竹轻轻拍了拍辉夜姬,示意她来决定。辉夜姬明显有些意动,不过她看看神乐,还是说道:“不用了……”

“没关系的。我看你们玩就行了。”

在晴明提醒下神乐反应过来,连忙说道,让他们不用担心自己。见辉夜姬还在犹豫,晴明也是开口了:“我来照顾她吧。”

辉夜姬不认识晴明,不过看到雪女在一旁暗示,还是答应了下来。

见众人决定了,青年才在一旁慢悠悠地说道:“再把人家小朋友也加进去就是了。”

“你们各自的剧情又都是同一个背景的,大不了一起玩啊。”

…………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中午。

在众人的陪伴下,神乐也不再是之前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而是很活泼地笑闹着,正如她年纪本应该做的一般。

分别时刻,神乐终于鼓起勇气,一把拉住了晴明。在晴明注视下悄声道:“姐姐,我……喜欢你。”

“喔!刺激!”

不知怎么地,走在最前面的青年却是听见了神乐的话语,发出了夸张的感叹声。颇有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神乐被这起哄声弄得满脸通红,却仍是直直地盯着晴明,等待她的回应。

晴明微怔,随即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回答道:“怎么了突然?我也喜欢你哦。”

神乐罔顾众人疑惑的眼神,有些失望地低下头。她知道,晴明所说的“喜欢”绝不是她所说的“喜欢”。不过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毕竟两人只是初次见面而已,并不是多么熟悉。

在神乐背后,笑面示意众人离开,将这里留给两人。

“晴明的魅力可是很大的呢,性格又很温柔,小朋友怕是不舍得和‘她’分开吧。让她们好好道别吧。”

笑面带着调侃的话语却是打消了万年竹与辉夜姬的疑惑,也不再犹豫,一同离开了。

房门关上,宽阔的房间中只剩下两人。思绪万千的神乐却没有在乎。见众人离开仅余两人独处,当即要再次开口表达心意。

不料,晴明却是突然说起之前:“刚才的事,还要继续吗?”

神乐眨眨眼,反应过来后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在之前,神乐因为太着迷晴明的风姿,不仅时常接不上话,甚至还鬼使神差般在晴明凑近时主动在她侧脸上一吻。

即使是小孩子,这种举动也是十分失礼的,特别对方还是年长异性之时。

努力伪装成男孩子的神乐也明白这一点。所幸晴明十分温和地揭过了这件事,没有让神乐继续尴尬。

神乐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每次看到晴明的时候都会心跳加快,想要更多的与晴明亲近。晴明温和的声音,温暖的怀抱,全部都想要……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一见钟情一样。

神乐心中迷茫混乱时,晴明却已凑近,双手放在神乐脸上,让她抬起头直视着自己。两人之间呼吸可闻,神乐甚至能在晴明双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还未等神乐从晴明凑得如此近的冲击中缓过神,晴明已经吻上了她的樱唇。

“呜……”

神乐发出一声惊慌的轻声,整个人直接呆滞住了。不过她的身体却是已经在本能的支配下自己动作起来。待到神乐反应过来时,她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抱住了晴明,熟练得仿佛已经做过千百遍一般。

而且,神乐除了最初的惊慌,她也发现自己对晴明的亲近没有任何抗拒,恰恰相反,她的潜意识还在渴望更多一般。

晴明只是浅尝辄止,但神乐的脸颊已是通红,就连脖颈也染上了一层晕红。神乐目光迷离,双手捂着脸不敢去看晴明,有些犹豫地开口诉说自己的顾虑:“姐姐……我是女孩子……”

“我知道啊。”

晴明面对着神乐讶异的目光,话语中透露出毫不掩饰的得意与宠溺:“我可不是‘姐姐’哦。亲爱的神乐。”

“诶——”

神乐小嘴微张,一副呆萌的可爱样子。突然,神乐想到了什么,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你……”

“是我。”

晴明却是明了神乐的意思,满脸温柔地回应道:

“看来你想起来了。”

————————

FIN



——————

写在最后【装作有彩蛋】

*其实这篇文章还有两个备选标题的,一个是【一见钟情】,还有一个是【日久生情】

(“日”做动词而不是名词)(划掉)

*关于一些伏笔与背景:

一、神乐的失踪是因为家族的献祭,神乐作为祭品

二、晴明当时正好在附近,破坏了献祭

三、虽然献祭被破坏,但是神乐的精神还是受到很大折磨,并且失忆了

四、晴明把神乐带回家照顾,神乐对晴明非常依赖

五、毕竟神乐毫无常识,也没有什么顾忌,比如换衣服都不避着晴明。几次以后晴明就开始放纵自我了。

六、晴明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在笑面建议下,学习了调养身体的方法,确保自己有充沛的精力,并且让神乐的身体更好一些。

七、晴明调查发现了神乐的家族与源博雅,十分愤怒,决定调用关系给他们一个教训——这就是为什么源博雅要处理那么多事务。

八、关于付丧神-笑面,这个是晴明不为人知的式神,主要负责处理一些晴明不好出手的事情。比如之前吓唬神乐把神乐送到晴明怀里。

九、晴明穿的就是他的狩衣,比较中性化。至于神乐为什么认为晴明是“姐姐”,当然是因为晴明长得好看咯。(当然你们要说晴明女装也行)

十、万年竹与辉夜姬不认识晴明。不过雪女与晴明很熟。因为神乐的原因,两人先入为主地把晴明也当成女性了。

十一、神乐之所以忘了晴明,是因为晴明对源博雅家族没有好感,不想与他们打交道。之后在想办法把神乐带走。

十二、辉夜姬其实并不会穿她那一套很华丽的衣服。都是万年竹帮她穿的(中途自然亲密接触)。这也是为什么笑面会拿两人开玩笑。

十三、关于神乐为什么会有那种亲和晴明的感觉。毕竟是数个月的亲密相处呢,身体已经记住晴明了呢~

十四、本来还想写一些晴乐的互动,特别是神乐与晴明的亲密接触,可惜……仓促结尾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