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算计与文学【晴乐】


短篇晴乐,ooc严重

现代背景

灵感来源本子却被我写成了纯爱(划掉)

结尾仓促。食用愉快

——————

某日。

神乐如往常一般踏上地铁。

少女正想着心思,却猛地察觉有人靠近自己。

正想做出反应,一个刻意压得低沉的声音响起:“我有你的把柄。”

“可要乖乖听话哦,亲爱的神乐。”

神乐却没有多少被人威胁的恐惧茫然,而是莫名觉得有些想笑。

耳边的声音即使是刻意伪装,她也一下子分辨出了声音的主人。那可是无数次在自己梦中出现的声音,自己怎么会认错呢?

似是很满意神乐没有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过激反应,那人更加贴近神乐,一只手已经环上了神乐的腰肢。看上去神乐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那人所遮蔽,搂在怀里。

“不要……”

察觉到那人的意图,神乐脸颊微红,发出了一声细小的声音。诡异的是,那人的手竟然真的停下了,他凑近神乐耳边,说出威胁的话语:

“还想反抗吗?”

感受着那人的呼吸吹打在耳边,神乐脸上更红了。贝齿轻咬樱唇,神乐犹豫片刻后还是轻声说道:

“不要在这里……”

沉默。

似乎过了好久,那人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似乎带着讶异与恼怒:“还真是有觉悟呢。”

恰巧,地铁到站了。那人便半抱着神乐走向外面。神乐却也不反抗,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被那人半推着离开。

——————

晴明此时非常焦躁。

他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顺利得让他感到难以置信。而少女的顺从更让他心中如被火焰烧灼着一般。

恼怒,责备,不安。

自诩冷静的晴明从不知道自己情绪这么丰富,更不知道它们会为一个只见过几次是少女波动。

明明是自己要胁迫少女的,但当那空洞无力的“把柄威胁”真的让她顺从时,晴明心中没有喜悦,只有恼怒与不安。

他暗恨少女不争气,心中责备她的性格软弱,如此轻信他人,就这么毫无反抗地被带走。他更狂怒于少女的“不要在这里”,这就是对胁迫者的纵容——尽管最终的受益者是他自己。

当晴明第一次见到少女时,他就被深深吸引了。当时他还能假装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当少女随着前来拜访的源博雅一同离开时,晴明却发觉心中前所未有的空洞失落。

晴明经过一番理性的思考,最终终于确定自己是对少女“一见钟情”了。除了对美好的向往,对可爱的眷恋,晴明还有一种不可告人的占有欲。

从一开始的“希望得到”,在长久的压抑扭曲之下已经转变成了“必须独占”。在激烈的自我斗争中,晴明终于决定做出行动,而不是仅仅在夜深之时近乎贪婪地回忆着自己与少女有关的一切。

他费尽心思做了一份自认为“完美”的行动计划,不过被他那位“朋友”看都不看就丢进了垃圾桶。那朋友做了一个堪称简单粗暴的“计划”——

威胁。抱回家。

没了。

整个计划就是这么五个字。他说,只要敢去做,那就可以了。还说,以晴明那冷静的性子,这就是最好的计划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轻而易举地,晴明就已经将朝思暮想的少女拥入怀中。尽管现在他还并未表明身份。

没有得手的喜悦,少女顺从的反应反而让晴明十分担忧不安。少女这没有丝毫保护自己意识的举动,让晴明内心焦躁愤怒。

就在这时,手机声响起。是那“朋友”打来的。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付丧神好好说话!”

“哟,青月大人怎么这么暴躁,我可是在帮你表达心意呢。”

“别废话!”晴明情绪十分不稳定,他质问道:“你那种粗劣的计划怎么会成功!”

沉默。半晌,那边才再次传来声音:“成功了啊。那晴明大人您还真是迟钝呢。”

“什么?!”晴明十分暴躁,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隐瞒了。

“嗯……您现在可以让神乐也听一下。”

付丧神自顾自地吟唱着: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顿了一下,又是另一句:

“山有木兮木有枝……”

晴明茫然。更因为付丧神不肯直言而更加恼怒。不过当晴明再去看一旁的神乐时,却发现原本安静坐在一旁的神乐已是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眼睛被眼罩蒙着看不清楚,不过脸上早已红透。

晴明这才意识到喜爱文学的神乐是能听懂付丧神的话的。同时他也反应过来,自从他表现出“计划成功”的意味后,付丧神就没有用那个掩人耳目的“青月”称呼他,而是毫无顾忌地说出了他的名字。

总算想通什么的晴明上前,解下神乐的眼罩。他知道自己所有的疑惑都能得到解答。

神乐眼睛紧闭,察觉到眼罩的解除也不睁眼,而是露出了一个喜悦与羞涩交织的笑脸,轻声道:“晴明……喜欢……”

晴明胸口仿佛被大锤击中,剧烈震撼的同时瞬间明白,明白神乐早就认出了自己。这就是为什么自己能轻易“得手”的原因——那是神乐在配合自己。付丧神也是因为自己对这个事实毫无察觉而说自己“迟钝”。

“你……”晴明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神乐在他看来的“毫无防备”其实只是对他的信任罢了。

心中的焦躁熄灭,纵使晴明再怎么对感情迟钝,也已明白神乐的心意。

晴明伸手,将神乐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

“我喜欢你,神乐。”

两人就这么静静相拥,感受着互相之间的情意。

许久之后,当晴明问起神乐那三句话时,才明白付丧神的意思。

FIN

——————

附: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出自《诗经·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 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 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 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 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 宜其家人。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出自《国风·周南·关雎》(只选取前半部分)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

山有木兮木有枝,出自《越人歌》(只取一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