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研究报告【晴乐/竹辉】

晴乐,竹辉。现代背景。私设晴明为心理教授,辉夜姬、神乐学生,万年竹学长。

ooc严重

@九头蛇特工Jin  @长弓夕四i🍃(初三长弧)   @唐陌轩明乐   @独息  @恣意妄为.  @花落满夏  @customer  @今天的鬼结被人催更了吗  @昨日晴空今夜雨  @吃藕的小艾  @和乐姬

————————

夜幕降临,平安京大学从白天的喧闹转入宁静。学子们或于教室中埋头苦读,或三两成群漫步于校园。

校园湖畔,静谧小道上,轻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隐约的谈话声逐渐清晰。

“那老师可真讨厌,一下课就跑得没影了!害得我们现在还要专门去找他。”

“别这么说。晴明教授不是说他最近在忙一篇学术论文吗?”

听到同伴的抱怨声,粉衣少女连忙出言为那位“晴明教授”辩解。见同伴不支持自己的话,之前的抱怨者眼珠一转,忽然说道:

“神乐,你这么维护那位教授,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诶!?没,没有啦!”

神乐难得地结巴了起来,迅速否定道。不过从她那双颊上飞起的红云便可知晓她的真实心意。

见同伴笑得得意,神乐心中羞恼更甚,思考了片刻后说道:

“那辉夜姬你呢?你不是喜欢那个不苟言笑的学长,怎么不去对他表白?”

“哪,哪里有!”

这次害羞的就轮到辉夜姬了。神乐气恼她之前的行为,还在一旁补充道:“那万年竹学长精通音律,听说有不少人喜欢他呢!”

“别说啦……”辉夜姬的情绪有些低落,有几分自暴自弃般的说道:“他一向是那么冷漠,很难相处的。而且打扰到他吹奏的话,他的表情真的好可怕。”

听到辉夜姬的话,神乐愕然道:“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传言中,打扰万年竹后被他吓哭的那个……”

“才不是呢!”辉夜姬气恼地嘟起嘴道:“当时他根本没有理会我,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就继续吹奏了。这都是那些新闻部的人乱写的。”

神乐了然地点点头。万年竹在学院里的风评不差,当时那个传言出现可是在学生里引发了不小的风波。

随即她安慰性地拍了拍辉夜姬。打扰了别人的吹奏本不是什么大事,但考虑到辉夜姬的感情与万年竹的性格,这就显得十分棘手了。

两人谈话间,已是接近小道尽头。再穿过一段被树木环绕的幽深小道就可以到达用于社团活动与实验研究的大楼。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满是喜悦的声音响起:

“辉夜姬,可找到你了。”

一个脸上带着笑意的青年从黑暗中走出,颇有几分自来熟地打着招呼,快步向两人走来。

“你是?……”辉夜姬回过神来,却发现这是一个似乎认识自己的陌生人。

辉夜姬正在回忆时,突然感觉到手上被用力一拽,神乐惊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快跑!”

出于对神乐的信任,辉夜姬虽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立刻与神乐一同转身逃跑。

就在辉夜姬转身的那一刻,一抹寒光映入她的眼角。辉夜姬这才恍然惊觉——那和颜悦色的青年手上拿着一把利刃!

一瞬间,辉夜姬就和神乐一样,内心中被恐惧填满,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快跑!

见两人扭头就跑,青年发出了“嘿嘿嘿”的诡笑,却又不加速去追,逐渐被两人拉开一小段距离。

至于尽力狂奔的两人,她们在跑了一段后便讶然发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此时此地的人——万年竹。

万年竹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尴尬与慌乱,不过他又迅速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表情, 再加上两人正处于惊吓状态,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万年竹的异常。

“学长快跑!”无暇去想万年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辉夜姬立刻发出了示警声。

“嘿嘿嘿……”青年的诡笑声由远及近。不过在发现万年竹后,一声轻咦从青年口中传出。声音虽小,但在这寂静的小道上却足以让三人听清。

寂静无人的小道,暗中窥伺的凶手,染血的利刃,诡异的笑声。这所有的一切在夜幕笼罩下,呈现出一种残暴的恐怖气氛。

万年竹尽力平复下自己的恐惧,快步上前,挡在辉夜姬,神乐两人与那青年之间。

放任凶手对女孩子下手,自己却在一旁战栗发抖甚至逃跑——这样的事我可是做不到啊!万年竹自语着,心中勇气逐渐驱逐了恐惧。

“万年竹啊,来来来,笛中剑朝这儿捅,我躲算我输。”

看着万年竹从竹笛中抽出短剑,青年终于停下了诡笑,但说出的话却带着嘲讽的意味以及穷凶极恶的疯狂。

看着青年带着不变的笑意拍了拍胸口,万年竹暗叹了一口气,全身都绷紧起来。青年的话似是挑衅,但却能理解为——不惜被捅上一剑也要对辉夜姬动手。

青年右手以及握着的利刃已是一片殷红,不断有液体从利刃上滑落,滴在地上发出一声声轻响。这鲜血淋漓的样子让万年竹眉头皱得更紧,心中对保护好身后女孩的把握又低了几分。

“你们先走。”万年竹紧紧盯着青年,生怕他突然袭击,同时开口说道:“我挡住他。”

说着,万年竹也不回头,左手往后轻轻一推,示意两人先离开。

不过,万年竹的手却是意外地碰到了温暖柔软之处。随后便听见辉夜姬那不知是害羞还是恼怒的惊叫声。

万年竹呼吸一乱,显然明白自己刚刚摸到了什么,不过他面上仍然是一副平静到冷漠的样子。

在他身后,辉夜姬羞得满脸通红,双手环抱在胸前,生怕万年竹再来这么一下。不过她也知道这不能怪万年竹,毕竟是自己靠得这么近,而万年竹也只是想让她们离开而已。

辉夜姬虽然沉浸在羞涩与自己的幻想中,但也还是迅速退后,生怕成为万年竹的拖累。不过她并没有像万年竹所言那样离开,而是选择留下来在一旁默默为他加油祈祷。

青年直到此时才开始行动,仿佛是刻意让辉夜姬离开一般。青年的动作不快,似乎是留手了,万年竹能轻松地挡下他的攻击。不过青年手上与利刃上的鲜血甩出,也让身着白衬衫的万年竹身上多了数道凌乱的血痕,看上去十分狼狈。

几乎是如同表演般的一番“激烈”打斗后,青年猛然后退,与万年竹拉开了距离,笑道:“后会有期,两位。”

言毕,青年立刻离开遁入黑暗不见。

见状,一旁的辉夜姬松了一口气,连忙上前道:“学长你……啊!学长你没事吧!”

辉夜姬看到万年竹身上那零散的血痕,一下子心中慌乱,顾不上羞涩矜持就扑上去掀万年竹的衣服,要查看他的伤势。

“都怪我不好,学长才受了这么重的伤……诶?”

辉夜姬带着哭腔的声音戛然而止,她讶然地看到万年竹身上并没有伤口,除了一圈竹叶纹身外,万年竹身上毫无异常。感觉难以置信的辉夜姬下意识地伸手在万年竹身上摸了摸,接着手腕就被握住了。

“诶?!”

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辉夜姬脸上一下子变得殷红如血,那红晕更有向耳朵与脖颈蔓延的趋势。指尖与手腕传来的体温与肌肉触感让辉夜姬羞涩得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

万年竹嘴角抽了抽,差点没维持住自己的表情。之前猝不及防之下被辉夜姬掀了衣服,还被摸了一把,看那样子如果自己不阻止还会继续。

不过,似乎也不亏,那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而且这样的辉夜姬也好可爱……

等等!为什么我会想这些东西!

万年竹脸上难得地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可惜心虚的辉夜姬低下头没有看到这一幕。

“放心吧,辉夜姬。我没有受伤,这些都是那家伙甩到我身上的。”还是万年竹平复了心情后出言解释,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哦……”辉夜姬发出了低不可闻的声音:“学长,手……”

万年竹轻咳一声,放开了握住辉夜姬手腕的手。不知为何,万年竹心中突然出现了几分怅然若失。

至于辉夜姬,此时已是心如鹿撞,说话也不复平日的流利:“学,学长,谢谢你……”

万年竹轻轻点头,又恢复了平静得不近人情的样子。见到万年竹的样子,辉夜姬冷静了几分,淡淡的苦涩从心中升起。但这并不影响她转移话题:

“那个……神乐……诶?!神乐!”

寻找伙伴准备离开的辉夜姬突然发现神乐已经不见了踪影。万年竹也是皱起了眉头,只好说道:“别担心,你的朋友可能是先离开了。”

辉夜姬勉强点点头,接受了万年竹的安慰。

之后,在辉夜姬的坚持与陪伴下,万年竹还是去了一趟医务室。

————————

神乐的状态并不好。

在之前青年与万年竹打斗时,神乐并没有放松警惕。所以,她也察觉到了那几乎被青年刻意发出的呼呵声掩盖过去的脚步声。

扭头。一只修长的手已经悄然贴近,向神乐的嘴巴捂去。

神乐如同受惊的兔子,迅速蹿了出去,沿着小道跑走。而那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亦是迅速追击。不过神乐的体力与速度显然比不过那人,很快就被他堵住了去路。

大量消耗的体力让神乐无法再躲过那黑袍人的抓取。在这种困境中,神乐难得地露出了脆弱的一面,将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心中那人身上,做出了如同溺水者抓住稻草的无力挣扎,一声仿若梦呓的呢喃响起:

“救救我,晴明……”

十分诡异地,那黑袍人动作一顿,刻意压抑扭曲却仍显温和的嗓音从黑袍下传出:

“别闹了。”

神乐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睁大眼睛盯着那黑袍人,仿佛要透过遮掩看清他的真面目一般。

黑袍人再次抬手,十分敷衍随意地在神乐面前一晃,神乐也便十分配合地软倒,任由黑袍人将她抱住,拥入怀中。宽大的黑袍将神乐的身体完全掩盖,借助黑暗的掩护,黑袍人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悄然离开。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研究报告【晴乐/竹辉】

次日。

当辉夜姬在上课时仍未看到神乐时,她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被击破。就辉夜姬所知,神乐因为家里不方便,选择住在宿舍。昨晚神乐迟迟未归便已让辉夜姬感觉不妙了。在两人遇险之后神乐就诡异失踪,这又怎能让人不担心。

“辉夜你怎么了?”同宿舍的吸血姬察觉到异常,这么问道。

“神乐不见了……”辉夜姬颇为不安地回答道,心中担忧友人安危。

吸血姬一怔,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你不会是没睡醒吧,神乐不是请假了吗?她才离开半天你就想她了?你不是喜欢万年竹的吗?”

“诶?”辉夜姬有些呆萌地眨眨眼,顾不上吸血姬的调笑连忙追问。从吸血姬口中,辉夜姬得知昨晚有人带话,说神乐家里有事赶回去了,还把神乐这些天的请假条拿来了。

显然,神乐的“失踪”只是匆忙之下的不告而别就是了。

辉夜姬这才算安下心来。她突然发现,自己昨天和万年竹分别后回来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都忘了和她们讲起自己昨天的遭遇了。组织了一下语言,辉夜姬就开始向吸血姬讲述。

“你是认真的?”

吸血姬听完后立刻这么问道。回忆了一遍事情经过的辉夜姬也觉得昨晚发生的事有些匪夷所思。忽然有人要伤害甚至是杀死自己,而自己暗恋的学长恰好在附近,挺身而出救了自己,还有神乐的失踪……

这些事在现实中同时发生的概率可是极低,听起来像是某些故事中的情节一般。

电话突然响起,是万年竹打来的。昨晚后来辉夜姬可是强忍羞涩,“机智”地装作害怕,几乎一直贴在万年竹身旁,两人还互换了电话号码。接通电话,万年竹的声音显得有些古怪和恼怒:“辉夜姬同学,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们都被戏弄了。”

吸血姬一边玩手机,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我请人去化验了一下那些红色液体。那不是血,推测很有可能是红墨水……”

“……这是一个十分恶劣的玩笑……”

吸血姬突然在论坛上看到了什么,眼珠一转就突然上前,从辉夜姬背后一把抱住她,同时舌头伸出在辉夜姬脖颈上舔舐而过。

“呀!”

猝不及防的辉夜姬发出了惊呼声。立刻,万年竹的声音中就带上了些许急迫与担忧:“没事吧?”

吸血姬轻笑一声,道:“你还是快点上论坛看看吧。”

不待辉夜姬反应过来,吸血姬就挂断了电话。

“你做什么呀!”反应明显慢半拍的辉夜姬发出羞恼的质问声。

而吸血姬十分得意地笑着:“我可是在帮你。看起来人家对你可是很关心呢。还有就是这个——”

说着,吸血姬举起了自己的手机。这是平安京大学的论坛界面。此时一行加粗的标题最为引人注目:

惊!高冷学长深夜尾随学妹原因竟是——

这种浮夸的标题显然就是新闻部的杰作。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即使如此,风评不算太好的新闻部每次发言也能吸引大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群众。

点进去一看,里面是几张图片。

第一张是在昏暗中,两名少女结伴行走,只是在她们身后不远处似乎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第二张是两名少女的背影,还有一个身影的侧面。看不清具体的,只是那隐约的竹笛轮廓就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之后就没有了。只是这样就已经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了。底下的评论以一种可怕的速度迅速增长着,无数学生甚至老师呼朋引伴发表议论。

尾随者是谁已经很明显了。现在评论主要分为两个阵营。有人认为万年竹只是恰好路过或者其他,没有恶意。而更多的人却是十分喜闻乐见地将万年竹贬低为试图对两个少女下手的禽兽。

同时还有不少类似“求后续”的催促。不过就在这时,又有另一种观点得到追捧。

“你们在吵什么东西!脑子里怎么天天想着一些不干净的事!明明是尾随者与被跟踪者有仇,走到阴暗的地方要给她们教训啊!”

不过虽然有各种杂七杂八的观点,但当新闻部的烟烟罗发出后续的一张照片后,大家都统一了意见。

照片上,那万年竹持剑格挡,少女躲在他身后一段距离。尾随者面前,还有一个大半身影被挡下的人。那滴落的殷红与刺眼的寒光在黑暗中显得如此可怕。

一瞬间,那尾随者就成为了正面形象。更有人提出了“学长暗恋学妹,悄悄跟着保护她”的说法。看到辉夜姬满脸通红,心生希冀。

而当众人高呼着要找到凶手的时候,万年竹与医务室的花鸟卷相继发言,声明昨晚发生的是恶劣的玩笑,那些红色液体不过是红墨水而已。

整个事件一波三折,围观的群众们都看呆了。还有不少后来者感叹错过年度大戏。随后不知是谁带的头,一群还嫌不过瘾的群众开始呼唤万年竹,让他去和昨晚保护的少女表白。

校园中的闹剧已经告一段落。

另一边。

神乐有些迷茫地苏醒过来。不过她很快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一想到自己竟然因为在温暖的怀抱中,就那么安心地睡着了,神乐的脸庞就有些发烫。

只是,神乐发现自己即使睁开了眼,眼前也是一片漆黑。显然眼睛被蒙上了。

想要伸手的神乐不出意外地发现,自己的手也被捆上了。

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状态,神乐发觉自己双手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捆在一起,束缚在头顶上。而她此时应该是躺在一张床上。这是对于女孩子而言是十分可怕的情况,神乐却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门被推开,脚步声响起,有人走了进来。

“嘿嘿嘿,感觉怎么样啊。”

神乐辨认出这个声音是昨晚那个青年的。也是他袭击了辉夜姬,为绑走自己的黑袍人打掩护。

神乐深吸一口气,樱唇微张道:“斯德哥尔摩。”

仿佛说出了什么禁忌,房间中一下安静下来,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神乐也感到了一丝慌张,所幸事情很快有了转机。

“晴明大人,我就说你不用这么浪费时间啊。”

“人家小姑娘这么聪明,还愿意和你住在一起,人家的心意已经很明显了啊。”

神乐感觉到一双熟悉的大手抚过脸颊,将眼罩摘下。睁眼,便是晴明那带着温和笑容的脸庞。

“抱歉啦,让你受到了惊吓。”

晴明声音中饱含歉意与怜惜。不过神乐没有在意这些。她凝视着近在咫尺的晴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晴明,这是向我表白了吗?”

“是啊。那你接受我吗?”晴明十分顺畅地接下了神乐似乎毫无逻辑的话。倒是让一旁的青年有些诧异。

“好呀。我最喜欢晴明了。”

神乐脸上红扑扑的,却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晴明。或者说,在很早以前神乐就接受了。

“总算拿回来了。那么,晴明大人,我就先走了。”

一旁的青年从晴明抽屉中拿出几本书这么说道:

“晴明大人,神乐的请假条已经送到她宿舍去了。这两天……祝您精力充沛!”

说着,青年不待晴明回应迅速往外跑。晴明轻笑一声,看着有些拘谨的神乐俯身吻了上去。

——————————

青年走出晴明家,道:“雪女大人,事情已经完成了。晴明大人这两天应该不会去上课了,还需要我们帮忙遮掩一下。”

雪女点点头。又听青年说:“还有,帮我感谢一下烟烟罗。能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走可都是她的功劳。”

两人就此分别。路上,青年翻看着相关资料,突然自语道:“两个人都这么熟悉了,完全不可能认不出来的。果然还是晴明大人会玩啊。”

————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据心理学者的研究,情感上会依赖他人且容易受感动的人,若遇到类似的状况,很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通常有下列几项特征:

1.人质必须有真正感到绑匪(加害者)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2.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认出绑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举动。

3.除了绑匪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隔离(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讯息)。

4.人质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这四个条件下,人们就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

“算了,反正被没收的本子也拿回来了。”青年轻笑着:“果然表演系没有选错,真是太有趣了。”

————————

FIN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