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晴乐/竹辉】她还只是个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看本子被发现了怎么办?】的现实补充

晴乐,竹辉。现代背景。私设晴乐同居,竹辉兄妹,互相双向暗恋。

原创人物一个,顺便再黑一下某同好 @九头蛇特工Jin

ooc严重

——————

作为心理学博士的晴明,平日总是一副温和待人的微笑模样,将自己真实的情绪尽数收敛隐藏。不过在最近,就连陌生人都能看出他的烦躁。

显然,晴明身上是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在被问起是却只是沉默以对,令旁人无法得知他的真实情况与想法。

不过,与晴明不算十分熟悉的万年竹却是隐约猜到了晴明的情况。不过他并没有声张。毕竟,那真相可是十分难以启齿的隐秘。更何况,他自己也有着相似的烦恼……

————————

晴明虽交友广泛,但真正能推心置腹的好友寥寥无几,再加上那心事实在是难以告人。在几天的心理斗争后,晴明还是顺从本心做出了决定。

他于某日独自前往平安京大学附近一家书店。他相信能够从那里的某人处,得到一些帮助。

那人家里经营着一家书店,有着一些渠道。在这种优厚条件下,那家伙可谓博览群书,“阅历”丰富,懂的东西不少。

同时,他也时常代理书店,暗中向学院里有“需要”的人提供一些帮助。

晴明一踏入书店,就看到了那个坐在柜台后的青年。青年手捧书籍,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在书中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不过晴明自是清楚此人的真实面目,也不废话,走到他面前道:

“笑面,我需要一点帮助。”

笑面动作十分流畅迅速地合上手中书籍,并将其送入柜台下方。之后,才抬起头来看向晴明。晴明便见青年眉毛一挑,说出了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不待疑惑的晴明发问,笑面就起身向店内走去,同时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小巧的,类似遥控器的东西按了几下。

隐约有惊呼声响起。很快,就有一名少女脸红扑扑地拿着一本书跑过来。

“小九,帮忙在前面坐一会儿。自己注意一下。”

笑面随意地一指自己之前所坐的位置,对少女说道,语言中似有深意。

柜台后有负责交易买卖的人,笑面之前所坐的位置也不过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那更像是在关注来往的人,或者是在等待的同时顺便看一会书。

那少女点点头,顺从地走过去坐下,继续之前的阅读。

笑面脚步不停,径直走向书店角落。晴明注意到,还有一名行踪诡异,似乎在避人耳目的口罩男子也跟在后面。

笑面走到书店后的静室,对着身后两人比了一个随意的手势。

晴明也不客气,等门关上后便直接坐下,看了那口罩男子一眼后,直接说道:

“我家的那位可能要被拐跑了。”

闻言,笑面还没回应,那口罩男子就摘下口罩道:

“我也是同样的问题。”

晴明一看,发现是见过几次的万年竹。与自己类似,他家里也有一个小姑娘。那个叫做辉夜姬的孩子和神乐一般年纪,是万年竹的妹妹——当然,是联姻家族里的,没多少血缘关系的妹妹。

“哦?”

笑面只是漫不经心般地发出了一个疑问的音节。见状,晴明只是继续说道:

“最近有个叫源博雅的,经常缠着神乐。而且,神乐最近对我也有些疏远躲避。”

“有好几个家伙看上了我家的辉夜姬。家族里那些长老有点动心。还有,辉夜姬最近有一些鬼鬼祟祟的。”

待晴明说完后,万年竹便默契地开口。两人都是心思敏锐,对对方的心思也是看得清楚。此时同病相怜,倒是生出几分亲近。

“嘿嘿,不仅如此呢。这两个小家伙还来我这了。最近半个月大概就来了七八趟吧。”

笑面发出了轻笑声,说出的话却是让两人脸色微变。此时三人都是心照不宣,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已经足够。

笑面所言可不是在夸赞两人好学,而是在隐晦点出两人最近行动的深意——或许,是在学习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还有谁?”

晴明深呼吸,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后这么问道。笑面似乎很清楚他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是你们学院的雪女和烟烟罗。而且她们几个都是偷偷跑过来的。没有那些家伙跟着。”

闻言,两人都是松了一口气。情况还不是最坏,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这时笑面又是意犹未尽般地补充了一句:

“有人看到她们几个去络新妇的店了。”

“嗯,只是去买衣服而已……吧?”

顿时,两人呼吸都是一窒,脸上表情再也绷不住,都是一副恼怒、讶然与听闻一种自己的东西被拿走产生的复杂表情。

平安京里服装店不少,最出名的自然是姑获鸟的裁缝店,那里有大部分人们需要的服装。而络新妇的服装店,则是以贴身衣物为主打,更是有为数不少的情趣内衣出售。

闻听自家的小姑娘竟偷偷去了那种地方,两人先是难以置信,随后又迅速转变为愤怒与无缘由的嫉妒。

那些觊觎自家小姑娘的家伙,关系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不,不会的。这其中一定存在什么误会。没准她们只是因为好奇才去那里的……

两人在心中低语,但那剧烈波动的表情,任谁也能看出异常。

待到两人稍稍平静后,笑面取出两本封面精美的本子放到桌子上,道:“如果你们有了决断,那么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试探一下她们。”

……………………

宾主尽欢。

晴明与万年竹两人离开后,一声悠悠长叹响起:“用情至深,关心则乱啊……”

————————

某日,放学时间。

当辉夜姬离开教室时,已是天色昏暗。教学楼离校门不远,辉夜姬能看到校门旁默默等候的万年竹。

正当她向万年竹快步走去准备一起回家时,一个人却挡在她面前。

那人从阴影处冲出,心思全放在万年竹身上的辉夜姬没怎么关注周围,险些一头撞到那人怀里。停住脚步的辉夜姬立刻回神,警惕地后退。

此时正是夏末,又是晚上燥热难耐的时候。但那人却是一袭黑衣长袍,兜帽将那人的具体面容大半掩盖在阴影中。再加上他露出的诡异笑容,同样令人不安。总之,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嘿嘿嘿,小姑娘,要本子吗?”

那人似是刻意放缓语气,似乎想让自己显得更加温和一点。不过那个样子却更让辉夜姬确信这不是好人了。

不过她虽然惊讶也不慌乱,毕竟她相信万年竹一定会及时赶来保护她的。这种堪称盲目的信赖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悄然在她心里扎根,时不时地显露一下自己的存在。

“那么,这个送给你。”

那人的话语跳跃性实在太大,辉夜姬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就下意识地接过了几乎递到她身上的两本本子。粗略一扫,封面精美,一看就知道是不错的笔记本。

不知为何,辉夜姬心中升起淡淡失望。最近她可是在两位“姐姐”的“开导”下看了不少“书”,一开始还差点以为这是那个本子呢……

“小辉夜,那是谁?”

万年竹清冷的声音响起,十分自然地牵起辉夜姬的手,带着她往家的方向走去。目光划过辉夜姬另一只手里的东西,万年竹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不知道啊……”

两人的声音在夜空中逐渐飘远消散。

——————

回到家的辉夜姬随手把那两本笔记本往桌上一丢,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直到万年竹再三催促才把这两本本子拿到自己的房间中。

而当辉夜姬翻开那两本被她认为是笔记本的本子时,才猛然发现那竟真是两本本子!

辉夜姬把手按在胸口,感受着急促的心跳,脸上悄然染上了一层绯红。真是好险啊,要是被竹子哥哥看到了,他会怎么看自己啊……辉夜姬自语道。毕竟,她可不敢在冷漠的哥哥面前放肆,一直都是很乖巧的样子。

颇为小心地看了看屋外,万年竹不知道在忙什么,现在很安全。辉夜姬如同一只偷腥的小猫,悄悄地翻开了本子…………

次日。

辉夜姬满脸坏笑,将手中本子放到神乐的书包中。神乐在一旁默认了她的行为,却是有些狐疑地问道:“什么东西要这么小心?”

“诶嘿嘿,当然是好东西了……”

————————

某群中。

「笑面」:好了,本子已经到辉夜姬手上了。明天你们应该就可以动手了。

「藏锋」:收到。

「读心者」:我总觉得有点悬……

「读心者」:明天我们抓到她们看本子

「藏锋」:然后晾她们一会儿,让她们自己吓自己

「笑面」:之后她们有很大可能到论坛上发帖求助。我找机会发一个“读本子”的惩罚

「读心者」:话说你哪来的自信她们会去发帖求助?

「藏锋」:我们装作不知情,然后再抓她们一次。生气地要求她们读本子……

「藏锋」:总觉得最后一下就会暴露什么……

「笑面」:以惩罚为借口咯,反正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