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晴明的个人记录【晴乐】

对之前一系列文章的收尾。

有原创妖怪,ooc

基本都是零碎的叙述。

没看过前文的可能会有阅读障碍

@长弓夕四i🍃  @九头蛇特工Jin  @三舞晴乐  @独息  @昨日晴空今夜雨   @customer  @花落满夏  @恣意妄为.  @今天的鬼结被人催更了吗

———————

一日,神乐与晴明于书房中读书闲谈。忽有式神于门外呼唤,说庭院外有客人求见晴明,晴明起身出去查看,留神乐一人在书房中。

神乐不知晴明为何不带上自己,心思浮动之下无法静下心来看书。在晴明之前所坐的桌旁,放着一沓折叠起来的纸。那位置不算隐秘,但也绝不显眼。即使平日内看到也不会觉得异常。

不过现在,莫名焦躁的神乐却将它们一一打开查看。试图借此平复心情。

不过才一翻开,神乐就匆忙松手丢开了那些纸,仿若被火焰灼伤了一般。感受着迅速加快的心跳,神乐深呼吸了几轮,试图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书房中只有她一人,式神们一般不会来这里,晴明又出去会见客人了。可以说,她有一段相当自由的时间。

想通了这一点后,神乐明显松了一口气。她再次翻开那折起的纸,上面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字迹:

“我开始习惯了身边少女的陪伴,并对她生出不该有的感情。”

这似乎是很早之前晴明留下的语句,看到这寥寥数语,神乐才惊觉晴明在很早之前便已生出异样心思。

翻过下一张,又是一行言简意赅的自语:

“神乐对我十分信任和依赖。我甚至觉得自己能轻易得到她的身体。不过,我却贪婪地想占有她的全部。”

神乐轻啐一口,脸上染上一层红晕,心中暗骂晴明流氓。不过回忆起以往,神乐不得不承认晴明的那堪称自恋的想法并没有错。

神乐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翻看晴明留下的只言片语。

“我自以为隐藏得很好,但还是被雪女察觉到了异样。我向雪女倾诉自己的感受。她愿意为我保守秘密并帮助我。”

看到这里,神乐心中一惊,差点跳了起来。被他人发现这种感情,那真是再可怕不过了。所幸——

神乐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那“帮助我”久久不语。以前雪女毫无异常的话语此刻看来却是有了新的含义。也难怪每次都是雪女帮晴明说出那些关键的语句,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

之后的叙述亦是十分简洁明了。

“神乐对我依旧是那么毫无防备,真是勾人的小妖精。不过我还不能对她下手,要先想想办法对付姑获鸟和源博雅。”

“神乐开始对我一向的亲近表现出惊慌羞涩,但并没有拒绝的意思。神乐也到了情蔻初开的年纪了吗。我还要再试探一下。”

“似乎我的伪装还是很不错的。大家也都认为我是一个沉迷阴阳术的,温柔正直的人。基本上可以确定神乐对我的感情了。”

神乐脸上红晕更盛,想起自己在之前,几乎天天都黏在晴明身旁的行为;等开始胡思乱想后,又害怕晴明发现而如惊弓之鸟的表现。这些全部都被晴明看在眼里。虽然不说,但暗中还不知道他怎么得意呢。

再想想曾经那些晴明毫无顾忌般的宠溺。那对成年女子可谓轻薄的行为,放在对小孩子身上便显得合情合理。晴明一贯以来正直的形象深入人心,即使是源博雅和姑获鸟也只觉得晴明对神乐是对小孩子的关爱。

如今看来,那些宠溺行为,分明是晴明一次次的试探。他将自己的反应尽收眼底,借此判断自己最真实的感情。可笑自己当时还患得患失,生怕晴明察觉自己的情意,又担心晴明疏远自己。

如今看来,即使当时自己要离开,晴明也不会答应的吧——或者说,表面上答应下来,却在暗中计划些什么让自己主动放弃离开吧。

神乐对晴明十分了解,猜到了那种情形下晴明的行动后,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接着往下,又是一行让神乐心中一颤的字迹:

“退治付丧神。神乐淋雨有些发烧,真让人心疼。或许是时候正视自己并向她表白了。”

话语中满是对神乐的关怀与怜惜。但之后的内容却是转折突兀:

“那付丧神倒是一个好助力,配合之下再次坐实了我正直的形象,让我获得了单独照顾神乐的权力。迷迷糊糊的神乐也很可爱呢。用素股放纵了一次。”

这……神乐愕然。那次之后,她也听寮里的式神说过那天发生的事。当时还因为认为晴明对自己只是单纯的关心而失望,没想到这一切全部都是晴明的计策。

神乐盯着那“素股”二字,感觉心跳愈发快了。虽不明白其中具体的含义,但那放纵的意思可是再明白不过了。

原来在那时候晴明就已经对自己的身体……

神乐嘤咛一声,匆忙止住自己发散的思绪,但那绮念还在大脑中盘旋不去,而神乐的脸愈发红了。

“付丧神与雪女都不赞成我直接表白。付丧神在我的同意下构造了幻境,让我们和寮里强力式神分别经历了一些事。借付丧神之口抹黑我,让我被误会,再一口气洗白我自己。还多次试探了神乐。值得庆幸,神乐对我显然不止是普通的依赖。我已经向她表白了,虽然有些隐晦。”

这是……神乐讶然,之后便回忆起了那所谓“阴界之门”开启的幻境。在幻境中,自己可是主动亲吻晴明“侍奉”他饮酒的,还有晴明的轻吻……

一想到当时的情形,神乐眼中不禁多了几分迷离,如同饮下了一杯佳酿,身上也悄然多了几分燥热。

至于之后的记载似乎更加令人震惊,那是关于不久前发生之事的真实记录。

“付丧神又有新的想法,于我名声有损。不过我和雪女在考虑后都认为可行。我应该熟悉一下对幻境的控制。”

“即使已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诧异于那流言的繁多。真按流言所言,倒是大半个寮的式神我都下了手。我是要感到愤怒呢,还是庆幸自己艳福不浅呢?”

“最近神乐似乎做了噩梦,她更加亲近我了。再忍耐两天吧,等到计划完成就会有一段平安的时间了。”

“计划出乎意料的顺利。那些不安分的妖怪都冒出来了。神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坚持要陪着我。那我便顺势留在庭院中吧。之后便等着付丧神移交幻境,我就可以达成长久的愿望了。”

“神乐受了很大的折磨呢。幻境中那个‘我’的消失对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真是委屈你了,神乐。”

“那害怕被我厌弃的姿态十分可爱,又让人极为心疼。那么,请接纳这个变态到对小孩子产生爱恋,还丧心病狂到对小孩子动手的我吧。”

零散断续,似乎毫无逻辑关系的语句。但对于神乐这知情者——或者说当事人而言,却得以从中窥得些许真实。

原来,这一切都是晴明计划的吗……难怪他当时能那么平静。而且,晴明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不过,那个幻境竟然是晴明控制的……真是太过分了!

神乐想起不久前的情景。当时自己为了救“被控制”的晴明,迫不得已地与晴明一同进行了付丧神的游戏。

那游戏中充斥着令人难堪的要求,至今神乐都不敢再回忆当时的情况。那将自己完全展现在晴明面前的种种……

神乐匆忙翻过,发现这已是最后一张——

“那么,之后就是告诉神乐这一切了。毕竟……”

“对神乐无需隐瞒。”

晴明温和的声音带着宠溺从神乐身后响起,念出了纸上最后一句话。

神乐感觉一双修长的手环绕在身上,将自己拉入再熟悉不过的温暖怀抱中。

“神乐,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晴明的声音仿佛带着奇特的魔力,让神乐沉溺其中难以自拔。那毫不掩饰的温柔爱意将神乐包围,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晕乎乎的。

恍惚间,神乐觉得晴明的声音仿佛是从极其遥远的地方传来,又是那么清晰。他说——

“神乐,我爱你。”




FIN


——————————

其他:

你们这群人难道都没有看出来付丧神,雪女与晴明是一伙的吗。付丧神,雪女助攻晴乐。

付丧神后来去联合一群不安分的妖怪,找借口把它们送到平安京里,把这些妖怪退治后平安京就可以安宁一段时间了。

同时也是为了支开源博雅和姑获鸟,给晴明下手的机会(这是主要目的)。

————

最后,推一下我自己之前的晴乐文:

5.07晴明的解决方法

6.01道貌岸然

6.17,6.18趁人之危

7.03;7.07;7.21;7.26
劝君更尽一杯酒

7.06段子妹妹,骨科

7.24;7.28晴明黑化

7.30人似秋鸿来有信

8.09了无痕

8.11妖怪报复

——————

那么,诸位同好一同加油吧

——来自高三开学没空码字,试图淡圈结果失败的付丧神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