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妖怪的报复【晴乐】

ooc

之前【人似秋鸿来有信】【了无痕】几篇的现实篇

——————

安倍晴明作为平安京最杰出的阴阳师,退治了众多妖怪。有的妖怪被晴明的人格魅力打动,或归隐避让,或为其效力成为式神。

但也有为数不少的妖怪对晴明恨之入骨,痛恨他多次阻挠,破坏阴界之门的开启。它们潜藏在暗中伺机报复。

不过晴明的实力它们难以对抗,更不用说晴明还有一众实力强大的式神助阵。平日的晴明亦是长期待在结界重重的庭院之中,这些妖怪们难以找到下手的机会。更何况它们之间也并不是完全统一了。

但在近日,这些妖怪似乎达成了一致……

——————

一   谣言起

不知何时开始,平安京中悄然流传起了关于晴明的“可信事迹”。

从一开始的“晴明狡诈残忍”,“晴明滥杀无辜”,到“晴明喜欢幼龄孩童”,“晴明嗜好男风,不喜女子”,“晴明身体有疾无法人道”,甚至于“晴明口味独特,只倾心于妖怪”,“晴明每日与其式神行房事”。

传言愈演愈烈,成为平安京居民们每日津津乐道的话题。

本来,像这种事情普通的居民是不会知道的。奈何每天夜幕降临后,总有大批来历不明,无惧被夜行妖怪抓走的说书人出现,走街串巷地讲述着一个个关于晴明的故事。

别说那些还在街上的“勇敢者”,就连家中的居民都能听到一些片段。那些故事描述得详尽无比,甚至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受。只听到片段的平安京居民自然被勾的心痒痒的,每天清早便是呼朋引伴地讲起自己昨日听到的传言。

内容千奇百怪的流言片段,于他们口中讲出难免会出现主观的夸大。没过几天,各种宣扬晴明“光辉事迹”的谣言就传遍了平安京。

而那些受过晴明帮助的人,一开始还试图为晴明辩驳,可惜他们的声音淹没在无尽的流言中。到后来,就连他们也还是怀疑起来——难道晴明真的是那种人?

——————

二   庭院

“晴明!”

晴明端坐于石桌旁提笔练字,闻言也不抬头,直接了当地询问道:“博雅,今天的流言是什么?”

看着晴明那一副淡然得仿若无事发生的样子,源博雅一口气堵在胸口十分难受。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正要开口说话,便看到一个小纸人举着一张折叠起了纸从庭院门口跑来。

源博雅取过那纸只是一扫,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狠狠地将那张纸摔到了晴明的面前。

晴明不为所动,一旁的八百比丘尼拿起那张纸,念了出来:“晴明与神乐、辉夜姬、吸血姬、座敷童子、莹草、山兔、黑白童子、童男童女不得不说的故事。”

似是怕众人看不懂一般,底下还有一行“全是幼龄孩童”的说明。这种明显火上浇油的补充让源博雅怒火中烧,毕竟,神乐可是排在第一位的。

晴明依旧是那副令人看不透的淡然模样,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或者说,他对这些流言并不在意。此时晴明开口,问的却是另外的事情:“那些说书人的行踪占卜到了吗?”

没有指名道姓,不过大家都知道他询问的是八百比丘尼。八百比丘尼轻笑道:“正如晴明大人您猜想的一般,它们都是妖怪,自然只敢在夜晚出没。看起来它们对你的怨气很大呢。”

“那么准备一下吧,我们晚上各带一队式神去退治它们。”

——————

三   阴谋

未知的所在处。

几道庞大的妖力被收敛,它们的主人正在密谋着晚上的行动。

“我们实力强大并不逊色于晴明那家伙和他的式神。”

“但是我们一般都是单独行动,那家伙却是打着大义的旗号无所顾忌,在场诸位哪个没有同时面对过四五个式神?”

闻言,其余的妖怪们纷纷点头。

“不过那些式神都是需要那些伪君子的带领,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而那些家伙圈养的强力式神也不算太多,还在我们应对范围内。”

“若是我们能把那些伪君子与没有骨气的式神分开来,那我们一定能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甚至,吞噬他们,让自己的实力大幅度增长也是有成功的可能的。”

贪婪的吞咽声响起,几名妖怪窃窃私语,觉得说话者说得很对。

“但是要小心,毕竟晴明的厉害大家都是知道的。而且在平安京中,还有其他的碍事者存在和那可恶的结界。”

“我建议由几名最强大的妖怪去攻击庭院,拖住晴明,其他妖怪的负责对付剩下的阴阳师和式神。”

此言一出,全场默然,一众平日内为了争夺“最强”名号的妖怪们纷纷推脱:

“他最强!”“不不不,还是你更强!”

一阵毫无意义的“礼让”后,那些妖怪公认之前说话者为“最强妖怪”,想让其单枪匹马地去面对晴明。

那妖怪踌躇片刻,用十分贪婪的语气道:“若我独自前去,之后的战利品我要先选!”

众妖怪讨论了一会儿后,普遍认为增长妖力没有自己的姓名重要,纷纷答应下来。更何况,他们也不认为这个被贪婪冲昏头脑的妖怪能活着回来分战利品。

“那么大家做好准备,晚上估计那些家伙就会来对付我们了。”

——————

四   得逞

夜幕降临。生活在百鬼夜行时代的平安京居民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大部分像以往一样躲在了家里。

至于那些不怕死的“勇敢者”,则在今日又回想起了往日听闻恶鬼食人的恐惧。

源博雅,八百比丘尼各带领一队式神出发了。原本晴明也是要出来退治妖怪的,奈何神乐却坚称自己要跟在晴明身边。考虑到神乐近几天晚上都做了噩梦,晴明似乎想到了什么。

无奈之下,晴明只好在源博雅要杀人的目光中,选择和神乐一起镇守庭院。同时,寮里的大部分强力式神分别由源博雅和八百比丘尼带领,而庭院中只剩雪女这一个强力式神与晴明,神乐两人守护。

那些定计要报复晴明等阴阳师的妖怪们,在暗中“教训”了那些“勇敢者”后,就碰上了赶来的源博雅和晴明。

那些妖怪们按照之前的“计划”,十分果断地分头就跑。不过这却并没有什么用。

毕竟有八百比丘尼这个善于占卜的阴阳师存在,四散的妖怪被一个个找到,追上并退治。

而源博雅的弓术亦是出色,虽不能一击灭敌,但拖延住它们的脚步还是绰绰有余的。

即便如此,当他们清剿完大半妖怪后已是过了数个小时。所幸还有平安京内其他阴阳师协助,将那一批最强大的妖怪逼到了绝境。

不过就在此时,一大团紫黑色的烟雾涌来,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事情成了!我们撤!”

烟雾将所剩无几的妖怪一卷就要逃跑。不过周围众多阴阳师与式神怎么可能让它们逃走,当即各出手段攻向那诡异的烟雾。

在围攻下左冲右突逃不出去的烟雾明显急了,开始飙垃圾话试图扰乱众人:

“安倍晴明已经不会再来帮你们了!”

“庭院已经被我烧了!”

“安倍晴明已经废了!你们不需要再为他效力了!”

“我还把他身边那个小女孩也杀了!”

“我把阴界之门打开了,你们再不去把它封印它平安京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了!”

“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吗?告诉你们,其实你们效忠的天皇已经遭到袭击命悬一线了!”

听到最后一句,众多阴阳师都是脸色巨变,为首的一人一咬牙,发出号令:“速战速决!随后驰援天皇大人!”

那烟雾妖怪说的似真似假,在场没有一人敢去赌它所言的真假——尽管可能性极小,但万一,是真的呢?

妖怪肆无忌惮的垃圾话没有起到扰乱人心的作用,反而让他们的攻势更加猛烈了。尤其是源博雅——神乐生死不明,他只能强压下内心的焦虑,将一腔怒火尽数发泄在这些妖怪身上。

在猛烈的攻击下,那烟雾很快被打散,剩下的妖怪也迅速被退治消灭。源博雅顾不上与其余阴阳师客套,便匆忙往庭院赶,其余阴阳师也无心打扫战场,立刻赶往天皇所在。

——————

五  为时已晚

当源博雅等众人回归庭院时,意外地发现庭院竟然还是之前的样子没有受到破坏。不过地上却有大片冰雪残留,显然是雪女的暴风雪留下的痕迹。

雪女守在晴明房前,一向毫无表情的脸上显出几分无奈。见到几人后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这时房门打开,晴明从房间里走出来,脸上竟也是带着几分无奈与尴尬。他开口道:

“神乐没事,就是太累了,现在已经睡着了。”

闻言周围众人都是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倒是雪女的眼光更加诡异了几分。

晴明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那个烟雾状的妖怪你们退治成功了吗?”

“成功了,我们把它打散得很彻底。”

听闻神乐没事的源博雅长舒一口气,这么回答道。不过晴明却是皱起了眉头道:“竟然还是被它逃走了……”

“那家伙狡诈得很,潜入庭院后给神乐大人下了药然后就跑。”雪女难得开口解释道: “那家伙就算被暴风雪击中也像毫无影响一样,一下子就不见了。”

“什么药?”八百比丘尼似乎猜到了什么,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晴明嘴角抽动了一下,有些艰难地开口道:“烈性春药……”

周围的都不是什么迟钝的人,就连源博雅也能预测到那之后会发生什么,顿时一股无名怒火攻心,不过想到那妖怪之前的虚言恐吓,似乎……这个结果也不坏……

最终,源博雅只是在晴明肩上狠狠地捶了一下,道:“要是我发现你对神乐不好,那我的弓可不是摆设!”

晴明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就这么答应下来啊。周围的式神也没有什么好在说的了。即使是最疼爱小孩子的姑获鸟也无法对晴明再苛责。毕竟,这一切都是那妖怪的错。

——————

六   余波

作乱的妖怪被铲除后,平安京迎来了难得的“和平”。

平安京中仍在流传关于晴明“喜好幼龄女子”的传言,不过晴明对此毫不在意。

不需要再掩饰自己的感情,亦无需考虑他人的反应。晴明已经与神乐睡在了同一间房,平日内晴明对神乐那毫无顾忌般的宠溺温柔,更是让寮里众式神感到满嘴狗粮。

而在晴明的书房中,一张笑脸面具端正地摆放着。隐约能看到其上闪过一缕缕紫黑色烟雾。



END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