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人似秋鸿来有信【晴乐】

晴乐

ooc到崩

加了一些设定试图自圆其说

日文从网上摘来的,轻喷

文不对题的一篇

为后篇铺垫的一篇

猜到/想要后篇的麻烦吱一声

————————

这只是一个幻境,无比真实的幻境……

我一定要坚强,只剩下我能救出晴明了……

两句话语被神乐咀嚼了成百上千遍,亦是神乐目前仅存的精神支柱。

自从与晴明一同退治完那心怀怨恨的付丧神,又破除了那付丧神创造的幻境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晴明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虽然还是那副笑眯眯的和善样子,但却变得陌生起来。

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全是冷漠,面对着式神们暗含贪婪,更是随意找了个借口将源博雅与八百比丘尼支开。之后更是在遣散了大部分式神后带着几个达摩消失无踪。

没有了能镇住场面的阴阳师,仅剩的式神们也逐渐离开。亦有式神顾念旧情一同寻找晴明的踪迹,却毫无收获。

而在晴明离开前呆过的书房中,神乐发现了一个揉皱的纸团,上面仿佛涂鸦般写着“小心”和“别找我”。

那潦草的字迹仿若恶作剧,但那打翻的书墨,丢弃的纸笔,似乎又在无言昭告着这不止是恶作剧。

神乐唯有相信这是晴明留给她的提示,或者说警告。但有什么事不能告诉她呢?事情的真相隐藏在重重迷雾中,让人无法看透。

一段时间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晴明的消息,本该回到庭院的源博雅和八百比丘尼亦是杳无音信。

只剩下神乐还在苦苦追寻晴明。但她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她意识到这可能又是一个付丧神构造的幻境,也意识到只有她自己才能破解困境。

所幸庭院只是荒废但还能住人,神乐亦有「咒术」护身,对付一些作乱的小妖怪不成问题。

晴明失踪后半个月,神乐几乎放弃了希望。惟一能支持她的只有那两句已经重复无数次的话语。

或许是上天眷顾,几乎心丧欲死的神乐偶然见发现了一个脚印,一个留有些许灵力的脚印。

那灵力已经极其微弱,但与晴明朝夕相处的神乐还是认出了它。但是在「灵视」中神乐看到了灵力中,淡蓝色如同风中残烛般微弱,还有另外一种紫黑色的的妖力正在压制着淡蓝灵力。

这是刻意留下的线索,亦是一种无声的逼迫。这是那付丧神近乎明目张胆地告诉她晴明的变化是自己干的。

晴明的情况很危急,他需要自己的帮助!

神乐脑子中只剩下这个念头。她追寻着刻意留下的痕迹一路奔跑,很快便来到了一个幽暗的山洞前。

神乐毫不犹豫地踏进山洞,便听见不疾不徐的击掌声。随后周围便燃起了紫黑色的火焰照亮了山洞。

神乐便看见她朝思暮想的晴明出现在不远处。不过此时的晴明面无表情,双手机械地拍着,一副被控制的样子。

在晴明头上,一个诡异的笑面虚浮,乍一看仿若喜怒无常的厉鬼在嘲笑世人。一道道紫黑气流从笑面上蔓延到晴明身上,控制着他的行动。

这时一个诡异的声音在山洞中响起:“你就是晴明大人最深的羁绊吧。只要解决了你,我就可以彻底控制晴明了。”

说着,周围的紫黑色火焰就纷纷向神乐袭去。

“ がんちゅうこしん( 言灵·守:元柱固真 )! ”

被控制的晴明身上突兀地泛起蓝光,冲开控制后立刻出手挡下了攻击。

见状,那笑面上的笑容却似乎更加灿烂了:“晴明大人,她果然就是你最在乎的事物。那么,只要我解决了她,你就没有再坚持下去的理由了吧。”

“那就用她来当消除你的反抗意识的祭品吧!”

“住手!”

晴明的结界很快被击碎,不过晴明死死挡在神乐前,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那笑面似是有什么顾忌,也不想伤害晴明,于是就这么僵持住了。

“晴明大人你这样子我很难办啊。你们是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的。”

“听说神乐曾经是个祭品啊,那么从她身上汲取的绝望恐惧会不会更加美味呢?”

神乐终于看清,虚浮在空中的付丧神,它的本体就是那笑脸面具。此时突然听到它提起黑暗的过去,下意识往晴明身边靠了靠。

晴明将神乐抱在怀里,安抚着她。半个月的情绪压抑,如果不是此时还要面对这付丧神,神乐肯定会在晴明怀中肆意宣泄着情绪。

见到两人的样子,付丧神发出了“桀桀”怪笑,讲述起事情经过,试图借此勾动两人情绪以此汲取妖力。

“晴明大人阴阳术造诣高超,正面对抗我不可能得逞。我要控制别人只要找到他的心灵破绽,再趁虚而入,很快就会有供我驱使的傀儡。”

“晴明大人情感丰富,心中杂念颇多,本以为我要得手很容易。谁知……”

“……晴明大人意志这么坚定,始终不肯屈服。我只好慢慢消磨他的灵力和反抗意识。”

晴明正注视着神乐,眼中满是怜爱与痛惜。而神乐依偎在晴明怀里,对他十分眷恋依赖。两人似乎对付丧神的讲述毫无反应。

付丧神也不在意,狞笑着说道:“看你们这么亲密肯定已经不是处子,你们没有机会了。”

“现在晴明大人已经是心魔滋长,很快他就会失去理智。唯有处子元阴才能让他平静下来。放弃挣扎吧!”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