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晴明黑化【晴乐】


剧情向
ooc严重到崩
伪黑化吧
主线内容基本就是这样,可能还有一些后续发展补充
HE发糖,与「晴乐-刀」势力斗争
@九头蛇特工Jin  @长弓夕四i🍃

————————————

黑暗,冰冷,眩晕……

我这是在哪……

“晴明大人——!!”

熟悉的呼唤声传来。晴明睁开眼,闻言有些迟疑地呢喃道:

“小白……”

“没错,就是我,发誓终生侍奉晴明大人的小白。”

“真是的,晴明大人,你怎么在发呆啊?”

“难道,您还是很在意自己失去记忆的事情吗?”

晴明睁开眼,看向不远处正看着自己的小白,神色有些恍惚:

“并不是,我刚刚是在考虑神乐的事情。”

“神乐大人?就是您失忆的那天领回来的神乐大人么?”

“神乐大人是个很不寻常的人呢,小白也不知道她平常在想什么。”

“晴明……”

“啊,神乐大人。”

“小白可、可没有说您的坏话哦!真的哦!”

听着这似曾相识,仿佛很久之前经历过的话语,晴明有些疑惑。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还是迅速回应了神乐的呼唤。

“怎么了,神乐?”

“有客人来了……而且那个客人还很奇怪……”

话音未落,一个饱含怒火的声音在晴明身后响起:

“前来拜访……!!!!!!”

“哇啊!?发、发生什么了?”

“阁下就是阴阳师晴明吗……!我朋友的仇人,终于找到你了……!”

“你说什么?”

晴明眉头微皱,不知从那来的所谓“仇人”。失去记忆的他现在大脑可谓一片空白。但潜意识里仿佛又有一个声音在讲述着事情的始末,告诉他这是个误会,会让他心痛欲裂的误会。

“吾名为犬神。我已知晓,阁下就是那畜生的主人。”

“你说的「畜生」,是指小白吗?小白的确是晴明的式神,不过……”

“无需多言,做好觉悟吧……!!”

“哇啊、糟了,要打起来了!?晴明大人,我们也赶紧准备应战吧。”

失去记忆的晴明甚至遗忘了战斗方式,所幸还有小白在一旁指导。

面对凶恶的犬神,晴明本能般地抽出一张符咒要攻击过去,却因为疯狂叫嚣的潜意识指示,将手中折扇举起摆出一个奇特的姿势——

一层透明的屏障将晴明保护在内,抵挡下了犬神连续的攻击。

「言灵·守」……

晴明心中低语着,手上却毫不犹豫地抽出了符咒,三下两下将犬神击倒。

正当晴明松了一口气时,却发现犬神身上腾起了阴暗的烟雾。晴明一怔,下意识地说道:

“阴气……不好,他被怨气支配了,力量也在渐渐变强。”

“啊啊啊啊啊啊!!!!!我朋友的仇人,就是你这可恨的阴阳师!!!!”

对于犬神的话语,晴明十分在意。但更重要的是应对现在变得更强的犬神,晴明默默抽出符咒戒备了起来。

“我刀中的恨意!!就让你切身体会一下吧!!”

该死!晴明的眼睛骤然瞪大,潜意识中一段似乎是「记忆」的讯息浮现,让他「想起」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晴明内心疯狂地想要阻止这一切,但身体却仿佛被束缚住一般一动不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犬神拔刀,蓄力,凶狠地冲向自己,却在中途被神乐用身体挡下。

“不可以……!!”

“不准杀晴明。”

没有时间考虑为什么原本站在自己身后的神乐会瞬间出现在自己身前,亦不想思索神乐身上为什么会有「咒术」的力量。

晴明此刻心中已经被愤怒与痛惜占据,特别是当他敏锐地注意到了那与「记忆」中迥异的一点后,心中担忧与恐惧更是无限的增长放大——

神乐身上没有再浮现出所谓「咒术」的奇特力量将疯狂的犬神击退打倒,更别提那把锋利的长刀还贯穿了神乐的身体。

而若没有那奇特力量,这种程度的伤口放在还是小孩的神乐身上,那么最终的结局只可能有一个——

不可能的,我才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晴明在心中疯狂地呐喊着。滋长的负面情绪似乎激活了什么,零碎的话语片段在耳边回荡。

「咳咳咳……这点程度的伤,反正很快……就能痊愈……」

「……嗯,谢谢你,晴明。」

「……晴明,交给我吧。」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晴明做的,我的命你也一起拿去。」

「我不记得自己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以阴阳师之名对森罗万象发誓。」

“我以阴阳师之名向森罗万象发誓,绝不饶恕伤害神乐之人!”

晴明低语,高深的养气功法在再次目睹神乐重伤之时瞬间化为乌有。他现在只恨自己在失去记忆的同时,也失去了以往的实力。否则此刻犬神早已诛服。

体内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小白毫无战斗力,神乐又重伤,面前还有一个失去理智的妖怪。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但晴明仍是一副不疾不徐的平和模样。唯有从因用力过度而青筋暴起、骨节发白的手掌和眼中的寒光,才能看出晴明此时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喜怒怨惧皆为气,灵转妖力妙无穷」

又是那潜意识中的「记忆」!晴明一惊,却是迅速理解了其中的意思。晴明眼中闪过欣喜,又迅速转化为怒火仇恨。

“将负面情绪当成能量,将灵力转变为特殊的妖力,除了威力巨大还有疗伤功效!”

晴明自语着,在妖力支持下终于挣开了身上的无形束缚。晴明抬手便将犬神击退,同时屈指一弹一张符咒飞出,将一旁的小白击晕在地。

“我现在实力丧失,即使妖化了也无法对抗强敌。若是妖化暴露,肯定会有麻烦。”

“小白虽是忠心式神,但难保其他阴阳师有什么手段套出消息。”

“对于神乐无需隐瞒。”

“虽然很想杀死犬神,但也不能放过幕后黑手。那暂且饶它一命吧,不过还是得好好教训一下。”

“先击晕小白,再迅速教训犬神,排除威胁后救助神乐!”

虽是以负面情绪「妖化」,但晴明毫无丧失理智之状,短短片刻间就考虑好了之后的行动。

说着很长,实际上这一连串事情都在三秒内发生。犬神冲势未停,长刀刚刚贯穿神乐便被击退出去。

再无顾忌的晴明抬手一挥,淡蓝色的光芒将犬神打飞到空中。同时那把长刀在晴明的控制也贯穿了犬神的身体。

一道道光芒闪过,眨眼间犬神就挨了好几下重的,身上的阴气也迅速消散。见状,晴明冷哼一声,将其重重地砸到地上,还补上了一击确保其失去反抗能力与意识。

威胁清除后就是救治神乐。晴明扶住身体摇晃的神乐,眼中的宠溺与心疼让神乐心跳加速。晴明将少女拥入怀中,轻声安抚道:

“神乐放松,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言毕,晴明不再犹豫,手上用力便将神乐衣裳撕开,露出雪白的肌肤与狰狞的伤口。随即,晴明俯身低头,向伤口舔舐而去。

“啊……”

衣裳被晴明粗暴地撕开,神乐因失血而苍白的脸上迅速染上红润。不过她只是下意识地一声惊叫后便压抑住了自己的行动,不想让自己影响了晴明。

舌尖划过肌肤,除了温软细腻的触感外更有浓重的血腥味。什么奇怪的疗伤方法啊……晴明腹诽,动作却丝毫不停。

随着晴明的动作,他能感觉到奇异的力量涌出,为神乐的伤口止血,加速其愈合。很快,神乐身体两侧的伤口都「处理」完了。

直到此时,晴明才有空闲去关心神乐的状态。抬首,晴明一怔。

只见此时神乐脸色潮红,额头、脖颈渗出细密汗珠,双唇紧抿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目光往下,因为剧烈的喘息,神乐身上贴身亵衣紧绷,勾勒出诱人的青涩起伏。光滑的小腹上血迹与某种透明液体混杂,彰显出一种残酷的奇特美感。

晴明呼吸一窒,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将口中血腥味咽下后,还如同绅士般咂了咂嘴。

面对神乐有些迷离的眼神,晴明正欲再度贴身上去,目光一扫周围却突然惊觉。压抑住心中欲念的晴明靠近神乐,在她唇边轻吻,温柔地拭去神乐身上的汗珠,并不动声色地将腹部留下的混杂液体一并清除。

“伤口暂时是没有问题了,不过以后不可以这么乱来了。”

“……嗯,谢谢你,晴明。”

温柔的声音将神乐唤醒,正如不久前晴明所为——在黑夜山上唤醒同样失忆的神乐。

神乐看着晴明的样子,感受着他的情绪,眉眼中全是喜悦与依赖。至于来袭的犬神甚至小白,和晴明相比有算得上什么呢。

晴明扫了倒在地上失去意识的犬神和小白一言,说道:

“现在应该先帮你沐浴一下换一套衣服,然后去召唤式神,最后再回来吧。”

说着,晴明十分随意、仿佛理所当然一般将神乐那件撕破的衣裳抛开,然后不待神乐反应过来便一把将她抱起,长笑着向屋内走去。

至于神乐只着亵衣、羞涩的轻微挣扎,还有如撒娇般无力的拳头,那全部都是小事。「妖化」后真性情的晴明才不会管那么多呢。



END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