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劝君更尽一杯酒【下】

感觉【中】只是过渡的,加了点自己的设定
ooc注意
主晴乐,微博狼,狗雪
有原创妖怪
晴明的性格和之前的几篇一脉相承吧
应该还有一篇后记交代一下全部事情始末
拖延症对不起圈里诸位了
@独息  @三舞晴乐  @九头蛇特工Jin  @吃藕的小艾  @长弓夕四i🍃

————————

当神乐再睁开眼时,看到的便是庭院中的樱花树与飞落的花瓣。她依靠在晴明身旁,晴明正专注地练字。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境。

但那梦又是这么真实,梦中与晴明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令人心生向往。不过梦境虽然美好,但终究是虚幻的。晴明是平安京中最强大的阴阳师,他所关注的亦是只有平安京与阴阳术,自己不过是他的搭档而已。在晴明眼中,自己是小孩子,亦可以称作是他的妹妹。他对自己的温柔与宠溺是那么令人沉醉,可又是那么令人绝望。

也罢,就能陪在晴明身边就好了,不应该再奢求更多的。梦境中的一切,就把它当做是自己不切实际的妄想吧。毕竟,晴明怎么可能对自己动心呢……

神乐这么想着,想摆脱梦境带来的幻想。但是越是这么开解自己,心中不甘、失望与向往并存的复杂情绪就越是澎湃汹涌。

“神乐,还没从幻境中恢复过来吗?”

晴明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身让神乐正对着自己,这么询问道。

神乐一怔,才反应过来那并不是梦境,而是共同经历的“现实”。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了几分窃喜,但随即又被患得患失占据。生怕晴明因为自己之前的举动疏远自己。

“让你和我一起经受这样的幻境是我的过错,本来应该由我来单独承受的,却让你这么难受……”

“不是这样的!和晴明在一起就会很安心!”

晴明自责的话语被神乐毫不犹豫地打断,脱口而出的真心话让神乐脸颊上染上晕红。下意识垂下头掩盖自己表情的神乐没有看到晴明眼中炽热的情感与扬起的嘴角。

晴明的表情一放而收,又恢复了往日严肃正直的阴阳师形象。晴明抬手在神乐头上轻抚,指尖柔顺的触感让晴明眼角微不可察地一动,压抑住蠢蠢欲动的欲望,晴明用一贯的温柔安抚着羞怯的神乐。

刻意加重的脚步声惊动了沉浸在温馨气氛中的两人。随即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咳,晴明大人,他们走过来了。请用。”

石桌上的杯子被来人端起递到两人面前,晴明接过杯子轻抿一口后,顺势将杯子放到神乐唇边。

我刚刚与晴明…………

下意识咽下杯中清水的神乐看着晴明手上的杯子以及上面两道重合的淡淡水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又与晴明有了一次亲密接触。神乐俏脸上红晕更盛,但见晴明那仿佛理所当然的模样便知又是自己想多了,当即顺势靠在晴明身上。

晴明眼中笑意与宠溺一闪而过,他平静地放下杯子,另一只手则是环绕上了神乐纤细的腰肢将少女半抱在怀中。

神乐眨眨眼,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晴明动作的深意,仿佛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对小孩子的安抚拥抱。

不过其他人显然不这么想。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晴明!你在做什么!快放开神乐!你个衣冠禽兽!”

“飒!”

源博雅大吼着举起了弓,姑获鸟亦是抢上前来拔出伞剑。晴明见状并不惊慌,依旧保持着他那温文尔雅的迷人风度。

只见晴明抬手便是一道结界形成挡住了源博雅愤怒之下的诛邪箭与姑获鸟的伞剑,开口道:“这是滋长增幅愤怒再转嫁到我身上。你们两个也还没有从幻境中恢复过来吗?雪女!”

两发雪球飞出,凌冽的寒气令中招的一人一式神打了一个寒战,之前的愤怒也诡异地消失了。

“姑姑,我能理解你因为孩子受到的对待而愤怒的心情,但要小心不要被那家伙利用了,伤害到寮里的孩子们。”

“放心!我会注意的。”姑获鸟朝着晴明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于是晴明又转向了源博雅。

“额,呵呵,那个,今天天气不错……”

平复怒气的源博雅显得十分尴尬,试图用拙劣的方法转移话题。不过晴明没有放过他,长叹一声后说道:

“博雅,这是第二次了吧。”

“哈?”

“怎么你一被挑逗就这么愤怒啊。这才几天你怎么又忘记上次的教训了?”

“这……”

“上次是神乐生病,你冲过来打翻了神乐的药。”

“我……”

“今天神乐还没从幻境中恢复过来,我正安抚她,你就用诛邪箭攻击我。”

“不是……”

“就算那家伙能影响人的情绪,也只有你反应这么剧烈吧。你这是对我有多大的意见啊。”

晴明颇为无奈地说着,让周围式神的目光带着同情、戏谑聚焦在尴尬的源博雅身上。

“博雅,不得不说,有你在的话,我们很难把那个能从负面情绪中吸取力量的付丧神退治啊。上次你……咳”

晴明轻咳一声,没有说出后面的话语,但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清楚地表达出来了。

神乐安然地靠在在晴明怀中,听着那熟悉的柔和嗓音,轻描淡写地将众人注意力转移到源博雅身上,心中涌起几分窃喜。

趁此机会,神乐微微扭动身躯,将自己与晴明贴得更紧,仗着所谓“小孩子”的优势肆无忌惮地享受着晴明温暖的怀抱。

晴明不动声色地感受着神乐身躯的柔软娇嫩,手指轻动,以微不可察的动作在神乐腰间抚摸,但面上仍是一副无奈、正直的模样。

“说到这个,之前那些都只是幻境吗?阴界之门打开了吗?”

大天狗看不下去,转移了话题问起正事。晴明脸色一肃,声音有些低沉地回答道:

“只是幻境而已。至于告诉我们消息的八百比丘尼,也是那个家伙弄出来迷惑我们的。所以平安京倒是没事。倒是没想到你们也都中招了,庭院…………”

“什么意思?”众人的表情都是十分茫然,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还是跟随晴明最久,最了解晴明的式神雪女最先明白晴明的意思:

“庭院里有结界保护,让外界不会影响到这里。但是我们全部在庭院里,都受到了幻境的影响,那就说明……”

“那付丧神还在庭院里!”

源博雅脱口而出。言毕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怒视着晴明。白狼在一旁一愣,也反应过来,对着晴明解释道:

“晴明大人,那付丧神在幻境崩塌时对我们说,是您和它勾结把我们拉入幻境的。”

“还有!”源博雅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仿佛要用目光在晴明身上开几个洞一般,“你这道貌岸然的禽兽,要趁机对神乐下手!”

晴明怀中神乐身体一僵,有些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晴明,目光中除了惊讶羞怒还潜藏着自己都没发现的期待与希冀。

晴明轻笑一声,一贯平淡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在源博雅眼中可恶至极的,如同计划得逞,狐狸得手的狡诈微笑。

“啊,被你们发现了。神乐最可爱了,我喜欢神乐。我不仅和付丧神勾结,还是个禽兽,要对神乐下手。一切都是我干的。满意了吗?”

“什么!晴明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源博雅怒声道,抬弓搭箭便要射向晴明,却被身旁的白狼拉住了。姑获鸟的伞剑早已收起,见状摇摇头退后了两步。

“第三次。”

雪女在一旁说道。清冷的声音难掩幸灾乐祸的意味。闻言,源博雅一怔。便听到身后传来莹草怯生生的声音:

“源博雅大人又中招了……”

源博雅被怒火充斥的大脑用了数秒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当即气势一泄,反应过来晴明之前所言全是暗讽他的反话。

源博雅环顾四周,发现周围式神基本都偏过头肩膀颤动,而身旁白狼脸上全是尴尬。于是不久前发生过的一幕再度重演——

围观的式神不愿承认自己之前也产生过臆测,纷纷出言指责源博雅鲁莽、心思肮脏、思想龌龊、造谣生事、破坏庭院和谐。

源博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嘴唇动了两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显得十分尴尬。站在源博雅身边的白狼感受着周围式神戏谑的目光,对源博雅的处境感同身受,翘起的兽耳都染上了一层红晕耷拉下来。

“博雅,你啊……”晴明抱着神乐起身,郑重地对白狼说道:“以后就麻烦你照顾博雅了,他的急性子和耿直也是很让人无奈的。”

“啊!是的!晴明大人!”

白狼下意识地回答道,随后在一众式神的起哄声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虽说那家伙擅长蛊惑人心构造幻境,但你们也太容易被影响了吧。”晴明抱着神乐经过众人走向房间,留下声音回响:“你们还是先冷静一下,稳定住被扰乱的感情,想清楚幻境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后再考虑其他吧。”

晴明说的是反话,他只是把自己当做搭档和妹妹而已。他最关心的始终还是平安京和阴阳术,我能在晴明身边就已经很好了……

神乐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失望与苦涩,不想让晴明察觉到异常。虽然早有预料,但当晴明亲口说出时神乐还是感觉到了心中压抑的疼痛。幻境中的遐想与经历就当是一个梦吧……

正当神乐心中思绪万千纠缠不清之时,突然发觉晴明正注视着自己。晴明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语调却是十分郑重与宠溺:

“神乐,我之前所说的,可不是反话哦。”

END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