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晴乐】劝君更尽一杯酒(上)


严重ooc注意
主晴乐,微博狼,狗雪
有原创妖怪
晴明的性格和之前的几篇一脉相承吧

——————————

晴明的庭院,是百鬼夜行的平安京中少有的安宁之地。这一天,又是安宁的一天。晴明坐在石桌前练字,神乐靠在他身旁。式神们三两成群谈笑着,享受着难道的闲适。

“晴明,我刚刚占卜了一下,发现阴界之门又有要打开的迹象了。”八百比丘尼匆匆走来,这么说道。

晴明一听,当即放下笔询问道:“占卜到在什么地方了吗?”

“在黑夜山。”

“行,那我便走一趟吧。”晴明正要起身,就感觉到袖子被拉住了。神乐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明确表达出了想要一起去的意愿。

闲的慌的式神们注意到了这儿,立刻凑了上来。最后一同去的除了四位阴阳师还有十余名式神。

“晴明大人,我们是要去黑夜山春游吗?”山兔兴致很高,将这次行动当成了普通的出游。

晴明之前没有细说,只是说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不过能被晴明称为“急事”的极为少见。除了过于天真的山兔,就连莹草和座敷童子都意识到了什么。

此时已至黑夜山下,只见山上阴气冲天,妖鬼横行。无需晴明多言,众式神便已明了发生了什么。

“阴界之门还没有打开,这些只是被吸引过来的妖怪而已。”晴明察觉到众人的担忧,出言安抚道。

或许是众人身上的无形威慑,那些妖怪一见到他们便远远避开,让源博雅和白狼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众人便一路平安无事地到达了山顶。

山顶上没有众人想象中的阴界裂缝与罪魁祸首,而是竖着一排靶子。一名面容模糊的持弓人走向众人,指着源博雅说道:“你我二人相约赌斗于此,你迟迟未至,莫不是想反悔?”

“赌斗?”源博雅疑问道,对现在的情景感到十分迷惑。

“你于我府上这侍女有意,要以家传长弓为赌注为她赎身,定下以弓术定胜负,你莫不是要反悔?”

那持弓人怒道,伸手所指赫然是白狼。

“什么?我……”源博雅目瞪口呆,正要辩解却直接消失在原地。同时消失的还有白狼,持弓人和那些靶子。

众人眼前场景变幻,已是出现在一个小镇里。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个衣衫褴褛的孩童,扑倒在姑获鸟面前声泪俱下:“姑姑,求求您救救我的弟弟妹妹吧!”

场景再次变幻,但姑获鸟已经消失不见。场景几次变幻后,晴明身旁只剩下了紧紧握住他手的神乐。

“晴明,这些都是幻境吧。”神乐也看出了什么。不过两人此时所处的环境的确诡异。不是在什么阴森恐怖的地方,而是在一个正举办酒宴的宽广房间中。

参与酒宴的都是身份高贵之人,他们穿着华贵的服饰纵情取乐。这些贵族身旁都有妙龄少女相陪,亦有不少人左拥右抱好不惬意。一副上层阶级的享乐之景展现在两人面前。

“唔……”神乐看着眼前之景,聆听着似有若无的靡靡之音,感觉整个脸都烧了起来,心中更是出现了一些少女秘密的遐想。

正在这时,一只修长的手环上了神乐的腰间 一把将娇小的少女抱了起来。骤然从幻想中惊醒的少女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随即在晴明脸上浮现出的笑意中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当即感到脸上更烫了。

晴明饶有兴趣地品味着一向平静的神乐流露出的娇羞惊慌,但面上仍是丝毫不露。晴明将手臂一收,让神乐靠在自己怀里,说道:“收敛心神,这只是一个幻境而已。”

神乐闭着眼靠在晴明怀里,将自己炽热的脸颊贴在晴明脖颈处。为晴明没发现自己的小心思感到庆幸,但在内心深处又感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

很快,那些靡靡之音就逐渐消失,仅剩下晴明规律的脚步声。没过多久,周围便响起了嘈杂的劝酒声与觥筹交错的声音。随后便听见一个声音道:“没想到晴明大人也是吾辈这般性情中人,赴宴也要将女眷带在身边。”

神乐抬头去看,却是一个带着灿烂笑容的陌生面孔。不待晴明神乐开口,那人便接着道:“在下对晴明大人仰慕已久,请大人一杯佳酿略表敬意。之后,在下定当知无不言。”

神乐这才注意到晴明面前摆着一杯酒。而晴明却是皱着眉头 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神乐正要询问晴明为何犹豫,就听见那人道:“晴明大人怀中的小女孩,如何服侍大人饮酒应当不用我再说吧。”

神乐自然知道所谓“服侍饮酒”怎么做,这是那些贵族取乐的方法之一,之前的场景有便有见到。此时听那人提起,神乐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激荡起来,俏脸愈发红润诱人,在明白为何晴明犹豫的同时,心中不知为何生出几许期待。

晴明眉头深深皱起,长出一口气的同时抬手在神乐背后轻拍安抚她,对着面前人道:“神乐只是我的搭档而已,不要逼迫她做不愿意的事。另外,我可看不到你的敬意啊。”

听到晴明平淡的声音,神乐心中一抽,几乎想立刻对着晴明表白心意,告诉他自己愿意做这件事。神乐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在晴明怀中扭动身体,伸手取过那酒杯,随后毫不犹豫地将酒液倾入口中,对着近在咫尺的晴明吻了上去。

感受着少女唇瓣的柔软,看着满脸羞涩红晕,却仍坚定地注视着自己的神乐,晴明一贯平静的脸上露出了微不可察的惊讶,随后尽数化作温和的微笑。

神乐是初次亲吻毫无经验,看着晴明俊朗的脸庞又迅速丧失了继续的勇气,饮下大半本应渡给晴明的酒液。晴明一改平日的温文尔雅,一手紧抱住神乐,另一手按住神乐后脑不让她逃开,霸道地亲吻、吮吸着神乐娇嫩的唇瓣,直到神乐有点窒息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晴明大人,美酒滋味如何?”

TBC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