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魇灼月

趁人之危【晴乐】(上)

码了好几天,忍不住就先发上来了
ooc注意
主晴乐,带博狼
有原创妖怪
晴明的性格和之前一篇一脉相承吧

————————


晴明,神乐退治妖怪回来了,任务完成地很完美,那个狡诈的妖怪也被打散妖力带了回来。

然而源博雅一点也不开心,相反,他现在十分愤怒,恨不得立刻冲到晴明面前把他打一顿,再向寮里的式神揭露晴明的虚伪。

就在刚刚,一个带着灿烂笑容,看上去不过十岁的孩童跑到了庭院边缘,他练箭的地方。源博雅就听到那孩童道:

“大哥哥,那个长翅膀还拿着伞的大姐姐让我来找练箭的人。”

“说,就是一个穿淡蓝色衣服的大哥哥偷偷跑到穿粉色衣服的姐姐房间里了。”

不待源博雅反应过来,那孩童便一蹦一跳地跑开了,一旁的白狼甚至还能听到他哼唱曲调的声音逐渐远去。

源博雅迅速理解了这两句话的信息:

“姑获鸟让人告诉我,晴明跑到神乐房间里。”

“晴明跑到神乐房间里!!”

“啊啊啊!晴明你个衣冠禽兽!!”

源博雅发出了愤怒的咆哮,顾不得练箭就向庭院冲去。一旁的白狼连忙跟上。

源博雅声音大,一路吼过来大半个庭院里都回响着他的咆哮声。大部分在庭院里活动的式神动作一顿,如图没有听到一般继续之前的事。而以姑获鸟为首的强力式神则循声追去。

此时已是夜晚,房间中的烛火将屋内的人影映照在门墙上。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瑟缩在墙角,另一个身影步步紧逼,随后俯下身……

“噫……”

看着这令人浮想联翩的场景,听着耳边式神们的惊叹声,源博雅哪里还忍得住,当即大吼着冲上前去,甚至比姑获鸟还快上几分:

“晴明你个禽兽!快住手!”

脆弱的木门应声而碎,将门后的一切暴露在众式神面前——

神乐裹着被子靠在墙边,满脸通红,头上还敷着一条毛巾,头低垂着,看上去迷迷糊糊的。显然是生病了。

而晴明离神乐至少还有三步的距离,此时正俯身端起一旁桌上的药碗。显然是打算给神乐喂药治病。

虽然时间短暂,光线黯淡,但也足够门外众式神看清,想清发生了什么了。因此,众式神也难以再做出什么反应了。

这就导致了,那碎开的木门在众式神瞩目下,携带着源博雅的怒火,狠狠地砸在了毫无防备的晴明身上,几乎将晴明撞倒在地。

于是,晴明手中端着的汤药就在剧烈晃动下直接洒了大半,洒出的汤药在被褥和晴明的狩衣上迅速扩散,将其染上深褐色的污迹。

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正直的晴明在照顾生病的神乐,然后误会了什么的源博雅破门而入,打伤了晴明还弄洒了给神乐治病的汤药。

一旁的雪女用一贯的冰冷语气道:“源博雅大人,看看神乐大人的样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恰巧此时神乐发出了难受的咳嗽声,直接将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试图解释的源博雅堵了回去。围观的式神不愿承认自己之前也产生过臆测,纷纷出言指责源博雅鲁莽、心思肮脏、思想龌龊、造谣生事、破坏庭院和谐。

源博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嘴唇动了两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显得十分尴尬。站在源博雅身边的白狼感受着周围式神戏谑的目光,对源博雅的处境感同身受,翘起的兽耳都染上了一层红晕耷拉下来。

屋内的晴明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药碗放下,转过身说道:“小草,麻烦你再去找孟婆熬一碗汤药了。”

“雪女,把雪幽魂换上制作点冰块,应该会对退烧有帮助。”

“至于博雅,你就把这儿收拾好吧。”

看着晴明狩衣上大片大片汤药留下的痕迹,源博雅不由得心生愧疚,再加上晴明又安排合理,“宽容”地不计较他的鲁莽,拒绝的话哪里说得出来。

TBC

评论(5)

热度(30)